《靈命的歴境與危機》

《靈命的歴境與危機》(蓋恩夫人著作)

當法王路易十四將蓋恩夫人拘禁,交給羅馬大主教等人審詢時,她在監中五十天內完成了一部鉅著,命名「稱義文」,證明她的屬靈認識與經歷足能稱義,這是蓋恩夫人屬靈生命的總匯。

『靈命的歷境與危機』一書乃摘取「稱義文」中的精髓,盼望幫助追求更深生命的聖徒得著由淺入深的靈命途徑。




Download
靈命的歴境與危機 【蓋恩夫人】 PDF file 文件下载
靈命的歴境與危機.pdf
Adobe Acrobat Document 547.0 KB
Download
靈命的歴境與危機 【蓋恩夫人】 DOC file 文件下载
靈命的歴境與危機.doc
Microsoft Word Document 119.0 KB


著者自序

返回目錄表

  不能在神以外尋見祂

 

  經常有人問我:「就一個初學內在道路的人而言,難道不應該先從外面尋找主,然後逐漸發展到在裏面尋找祂嗎?」

 

  我們若走迂迴的道路尋找神,這不是真正屬靈道路的開端。揀選這樣的路徑,是一個大錯。一個年輕的基督徒在外面尋找神,他所追求的是一位「明顯」的神,是一個在神之外的神。 ( 譯者註:意指神是隱藏的神 ) 這是何等的悲劇!因為他從天的這一方直到那一方尋找神,結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分散,被浪費了,因他在神所不在的地方尋找神。他應該集中他的全人在神的同在裏,並且從他裏面來求告神。

 

  畫家如何下筆描繪出美妙的線條?他先在畫面上畫出幾條線,從分散的各種角度,逐漸在畫面的中心描繪出他所要描繪的景象。每條線越靠中心部份越強烈明晰。相反地,各條線越朝邊緣,就越微弱而淡薄。在信徒身上亦是如此。

 

  信徒向內退回到靈裏,主就在此與他相會:這是一個靈的境界。若能多多如此操練,神對這個人的吸引力就會越來越大;而信徒也就越多得著能力作祂的工。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這裏有一幅油畫,畫中所有的線條都散佈得很寬闊,但它們卻逐漸集中在一個中心地區。我們的魂也是一樣,從所有各個分散的不同角落,集中在一個中心的地方:在這裏,再沒有力量使我們全人被分散。只有在這裏,我們的魂才能尋見神。

 

  一個基督徒若要屬靈,內在生命一定要成長,他必須聚集他所有的思想,而從裏面尋找……,除非如此,他就永遠摸不到他全人的中心;而這個中心點就是神居住的所在。

 

  然而等他進入了在他裏面神所居住的地方,他需要再度離開這中心點。這不是說,他要回到外面的境界,而是離開那裏、超越現有的經歷更往裏面極深處去。這是真正的離開「己」的經歷。信徒脫確自己,不是從外面脫離;乃是越朝裏面去,越脫離自己。他不再僅僅收回自己的心思與全人;而是經過這階段,再向裏面進一步,脫離自己的中心,而朝往創造者居住的中心前進。

 

  我們魂的中心,好似半路客棧。旅人在旅途中,必會經過這個地方。當他在客棧歇歇之後,預備離去時,他不是走回頭的路,乃是往前邁向更高之路。當他離客棧越遠,他就離自己越遠;這個階段的經歷多重在眼見與感官的感覺。

 

  當一個人向他全人的中心移近時,他在此會遇見神。但神盼望他繼續向前,離開自己,而靠近祂。當我們來到這個地步,我們就進入主的裏面了;是在我們這個人深處的中心點,尋見祂的面。再往裏面去時,我們就進入「己」不再存在的境界。越向深處進,越靠近祂;同時我們就離自己越遠。

 

  從「己」到神

 

  一個基督徒在神裏面的進步,應當用他「脫離己」的程度來衡量。什麼是己生命?己生命就是人自己的看法和感覺,他的回憶和思想,他的興趣與自我反省;這些都是「己」。當一個信徒起首進入主的同在,開始向他全人最深處的中心近前時,他會經常自我反省,己的意識也愈來愈強。他越來到全人的中心,越容易遇見主,同時他也沉迷在「己」的裏面。

 

  然而,當他真正來到全人的中心,並繼續進深時,他就不再看自己了。他的感覺、記憶、興趣、自我反省,都會越來越減少。因為此時他已經轉離自己而面向神。當他面向神前行時,就越過越脫離自己。在最初,自我反省是有益的,也是必須的。但到了我們現在所說的這個階段,自我反省不但無益,反而有害。

 

  當一個信徒剛開始走上內在道路時,他一定會注意自己,而裏面的感覺也相當複雜,多半的人都是如此。但是,當他逐漸進步時,這些情形就越來越單純,他會更多集中在靈裏 ( 不過他們仍然會自我反省 ) 。當他繼續向前時,他會受引導,而不再以自己為中心了。在這個階段,他就得著一個特別的恩典──專一的眼目。

 

  現在再回頭題一下我上面曾說過的半路客棧。當旅人行在路中,忽然看見前方一幢房子,他繼續往前,靠近這幢房子,並看清它的全貌:這時他就不再需要尋找方向或猜疑自己身在何處。他可以定睛在這個目標上,這是他旅程中的第一站。他進入了客棧之後,並不需要再回想來時的路程,或思想客棧的本身。因為他已來到一個安息之處,到達他全人的中心點。早先在旅程中遇見的艱難,都已拋在身後了。

 

  一個基督徒要學習經過半路客棧再往前去,直等到他來到一個地方,自我意識幾乎不再存在,所有的只是神的看法,他與神同在,也在神裏面,甚至迷失在神裏面;如此他會越來越少思念自己,而越多失去在神裏面。我要說,「他迷失在神的幽暗裏。」他甚至能達到一個地步,幾乎不知道其他的事,單知道他的主。然而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任何自我反省都會妨礙他與神之間的交通。

 

  我們現在問一個問題:「一個人如何才能超越自己?」答案是:藉著意志的降服。然而我所說的意志的降服指的又是什麼呢?

 

  意志主理我們的悟性與記憶。這兩者必須絕對清楚地劃分,但它們的確又是一個。當一個人來到他全人的中心 ( 就是前面題到的半路客棧 ) ,他的悟性與記憶都降服於神了。這兩個官能必須降服於神,不能讓它們降服於「己」,或任何其他的人。

 

  當一個人經過了這個階段,再離開自己時,因他的意志已經降服於神,所以與當初掙扎著進入深處的那階段相比,他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人若想在神裏面牢靠地紮根,他必須再往前進。要改變人裏面的部份是非常不容易的。你知道嗎?在半路客棧裏,雖然人專一地要進入神裏面;但這個追求的本身,絲毫不能使人改變。我們若要被改變,就必須繼續不斷地竭力地收回我們的全人,回到深處的中心。

 

  雖然這本書前面說到許多不同的階段,但我不會停留在其中任何一個階段。一個追求內在生命的人,不應該一直受教於前面那些階段。若是那樣,就像人翻轉胃中的食物,放在口中咀嚼一樣。這種情形是屬靈死亡的前兆。半路客棧只是一個「引進」的初級階段,不要停留在那裏。當你帶領人走裏面道路時,若能將人帶到半路客棧;這實在算不得什麼成就。

 

  既然已來到半路客棧,基督徒就應當繼續向前探尋其他的歷境。他必須經常地、不住地如此向前。

 

  我們來到這個歷境,才開始「逐漸地」被改變。

 

  屬靈歷境的真正起點

 

  當一個基督徒舉步邁上內在道路時,他會遇見許多困難,不知如何實際地運用上述半路客棧的比方。當他向前邁進,而且棄絕流蕩的心思以及其他各種思想,開始經歷到與神合一時,他就會充滿無窮的喜樂與歡欣。這時,他可能會犯一個錯誤,說:「看哪!我終於達到基督徒該有的境界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因為這個階段,主用極大的喜樂,用屬靈的感覺,用無盡的恩典引吸他。這一段日子的確是基督徒生命中,最值得回想的經歷。但是真正的深入經歷還在前面,試煉也在前面等著他。

 

  在神的兒女中,並沒有太多人追尋在主裏面更深的生命。所以能找著半路客棧的人不多,其他在這路上摸索的人多半因失望而氣餒。也有少數的人,曾經嚐到與基督聯合的滋味,並且常因屬靈的恩典與奇妙的新認識而被更新。但是過了一段時間,追求的熱忱就減退了,而且漸漸把與主交通的經歷看作習以為常。隨著年日的過去,原先「新」的事物與經歷都變得陳舊了。

 

  在信徒的屬靈生命裏,會來到一個階段,好像主收回了祂所賜的喜樂和恩典。同時他可能會發現自己正處於逼迫的環境中──這些逼迫多來自有宗教權柄的基督徒。更甚者,他可能在家庭或個人生活中,遭遇困難。有時他會經歷身體上的軟弱,有時他遇見極大的痛苦,或其他難以計數的損失。信徒這時可能會覺得他的經歷與別人迥異,好像神對他特別不公平。在諸般的痛苦與困惑中,他可能覺得人虧待他,神也離棄他。世界與其他事物將他壓碎;朋友也背棄他。生活中處處皆是痛苦與艱難。這時,在感覺上,似乎神棄絕了這個人,並且任憑他的靈裏枯乾。許多人一遇到這個,就無法繼續向前而退去了。

 

  這是主給門徒真正的測驗。只有在這種環境中才能真正地測驗出我們對主的奉獻。以往他有許多的經歷、熱心、追求;這些都使信徒向「未知」的境界探討。一路上他飽嚐與神更深交通的喜樂;但是真正的應許之地,永遠是在大曠野的另一邊。人總是在沙漠的對面找到應許。

 

  當一個基督徒來到曠野的邊緣,他發現這是一個荒涼之地,是感官的黑夜;這時他進入基督被神離棄時的感覺:「為什麼?」……只有在這個時候,信徒才會憑著單一的信心行走。現在他才開始真正地在他的主裏面生根建造。極少數人經過這個,還能安靜地、平穩地,繼續追尋祂。他要隱藏地、謙卑地、不引人注意地、不受稱讚地、靜默地向前。除了讓神得著稱讚以外,在凡事上他無所望、無所期。他不指望任何受造之物,只等候神。

 

  當我們全人最深處失去了一切,我們才有真正的開始。是的,剛剛開始進入與基督更深的關係裏!

 

  我們奉獻後,經過真正的測驗是否能堅立,就在於我們是否能達到這種境界:

 

  你得不憑感覺、不重官覺地走到半路客棧;並且繼續向前,憑著信心的眼睛知道祂在那裏;在毫無感覺的情形下,更深地進入基督;當你完全無法覺得神的同在,而四圍環境並內在心境都崩潰時,你仍然能坐在祂面前;不存任何要求或疑問來就近祂;單單因信而安穩,不受任何事物侵襲,也無太多的意識;雖然沒有屬靈的感覺,但你的全人能轉向祂並且專注在祂身上。

 

  這時才是基督徒生命真正的開始 。


(第一段)

第一段 第一章 -- 什么是“最勇敢”的弃绝?

返回目錄表

1、什么是“最勇敢”的弃绝?

  当你将自己的意志降服于神的时候,你愿降服到何等地步?到怎样的程度算是合宜?顺服的极限在哪里?弃绝的终点在哪里?人意志中的愿意达到极处是什么样的光景?雅歌书第五章给我们一点亮光:在此你看见有一颗心弃绝了一切,只剩下向着神的爱。他愿意把因爱神而可能得赏赐的所有盼望都弃绝、牺牲了。从人的和属地的观点来看,这个特别的信徒已经落入仇敌狂怒的手中,他似乎已经被神弃绝,甚至可能连他自己都以为他是失落了。在此你看见一个真实、伟大的牺牲,一个将自己完全弃绝、单单为神的人。这是一个纯奉献的例子,在这个奉献的背后是充充足足的爱,这样的奉献伴随着弃绝己的一切利益。这个信徒宁可下地狱也不肯犯罪!(他可能觉得自己正在犯些可怕的罪,而这个痛苦何等深,他可能为此而向神呼喊道:神啊,把我摧毁,别让我犯罪。) 别的信徒可能惧怕地狱,因为那是罪的刑罚。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他宁可被送入地狱也不愿因故意犯罪而得罪他的神。(日后在他属灵生命成长时,这一种在神面前极深的不配的感觉逐渐消失,这是因为他学习忍耐而安静地放下自己的结果。) 让我们接受这个高水平,当我们往内在生命中进深时,把这个降服与终极的弃绝常放在眼前。


第一段 第二章 -- 冬天的祝福。

返回目錄表

2、 冬天的祝福。

  冬天是个极佳的范例,反映出神在基督徒生命中变化的工作。当冬天来临时,由花木、蔬果的荣枯过程中,说明了神纯净他儿女的情形。他如此作,为要除去他们生命中的不完全。

 

  当严寒乘着暴风雨的双翼而来时,树木的叶子开始变化,由充满生机的翠绿迅速转为死亡的棕黑,最后,所有的叶子都凋零枯落了。此时你若注目这棵树的外表,就发现它是何等的荒凉而且一无遮盖,它已失去了炎夏的美衣。当你这样观看时会看见一个启示。树木的本身虽有各种各样的不正常与缺陷,但是当初的美丽枝叶掩蔽了所有的缺陷。现在叶已落尽,这些缺陷就完全地被暴露了。这棵树诚然失去了它外表的美丽,但是事实上树本身和以前有何不同吗?没有,绝对没有!树的本身与落叶前是完全一样的。树的本身从来都不改变,唯一的变化不过是叶子落尽,再无任何遮蔽来隐藏它“真实”的面目,“本相”如今被显明了。

 

  情况在你身上是这样,在众圣徒身上也都是这样。你我看起来都相当美丽,直到生命的末了。但是无论你是谁,当基督徒被神的光暴露时,必是满了缺陷。当神开始作工,要使你进入纯净时,你所有的美德都会被剥夺。但是正如那棵树,它里面的那个生命与以前是完全相同的,你也是这样。你并未变得比以前更糟,你只不过是看见了自己真正的本相。这时我们要知道,虽然身在寒冬中,但是树里面最深处的生命,仍是今年春天产生绿叶的那一个生命。这个信徒里面生命的实质美德并未被剥夺,他并未失去任何真实的利益。他所失去的不过是出于“人”的那部分------他对自己优点的欣赏。这时他要发现自己是全然败坏的。他在跟随主的路上不再像以往那样“舒服”,这种舒服是因着不认识自己而产生的。那棵树怎样,你也一样。一个正被拆毁、被剥夺的基督徒,在他自己眼中好像一个赤身露体的人一样,而在他周围的人也第一次看见他的缺陷。其实这些缺陷早已存在,只是原先都被外在的恩典所遮盖和隐藏。有时这种本相的暴露击打人的骄傲到一个地步,使他无法恢复,宁可放弃追求,拣选作一个“低一层”的基督徒,有人甚至完全放弃跟随主。究竟冬天在树木身上作了些什么事呢?事实上,这棵树正在经过为自己积蓄生命的阶段,好使它更为得力。严寒使它的外皮紧缩,它内在的生命在冬天不再作无谓的消耗,而集中在树身深处,直到它根部隐藏的部分。环境逼使它的生命深而又深地转向里面,直到树的最深处。无论冬天的树木外表如何,酷寒的气候对树的本身却是一种维护。是的,它的叶子落尽,它树身、枝条的缺陷都被暴露,但此时这棵树的生命力却远胜以往!冬天比其他任何季节能使每生命的源头与原则更扎实地被建立在树身上。在别的季节,一棵树用它全部生命的力量来妆扮、美化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透支储存在树身与树根深处的生命活力。因此,冬天是必须有的,一棵树若要存活生长并茂盛,它一定得经过冬天。当一个基督徒失去了外表的美德,他外在、天然的缺点何等令人注目;然而,此时他真实的美德就转入内在生命的深处。我们若有可看的眼睛,就会看见这人此时真正的美丽。主的恩典在你生命里所作的正是这样的工作。神会取走你所有的叶子,有某些事会使它们掉落,外面的美丽都必失去。当他这样作时,他加重了生命的原则在你身上运行。美德的源头必须得着坚立。当外表的美丽完全失去时,在这人生命的深处仍有一个力量在运行;在他灵的深处,最高的生命效能------从神的角度来看------从未停顿它的功用。在他里面被制作的是一个极隐秘的“卑微”。在这个人里面产生了纯爱。在他全人的最深处,形成对“己”生命的蔑视和绝对的弃绝。里面的人在进步,这人正在向他的内室前进。看起来好像神在他外面作工,使他外表的一切都那样不堪入目。然而事实上,他身上并没有加增任何新的缺陷,只不过神暴露他老旧的软弱而已。并且,一旦它们被暴露,才有可能得着医治。你若有胆量走这条属灵历险的路,你必须切记,在不幸的时候,在枯干的时候,当经过所谓“属灵的冬天”,生命仍旧在你里面运行。


第一段 第三章 -- 在安静中。

返回目錄表

3、在安静中。

  一个走属灵历险道路的人,第一件必须学会的是安静在神面前,而且停留在他面前,不带任何要求地来到他面前,也没有任何自己的意愿。若信徒拣选自己的力量作什么,他就拦阻了神的进前,因为他完全为了自己在活动。也就是说,他拣选“为神”作事,而不“让神”作他。当一个信徒来到主面前时,他必须向所有出于己的动机死。如果一个人不带自己的意愿而停留在主面前,他就会变成像软化的蜡一样,在神的手中成为十分可塑造的器皿。这样,他就能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他可以常在活动中,但自己的意志一直降服于神,而无自己的动机。他一切的行动都不再出于己的源头,乃是出于在他深处内住圣灵的影响。圣灵的力量在他里面是何等的柔细而慈爱。


第一段 第四章 -- 我们的意愿--出于己或是出于神?

返回目錄表

4、我们的意愿----出于己或是出于神?

  什么叫作将自己的生命完全奉献给神?人若将自己所有的快乐和一切都已经放在神的手中,竟然还会带着一篇有关自己幸福的祈祷单来到神前,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只有因爱而住在神里面的人,才会将自己的福乐完全交在神的手中;如果你将自己的快乐交给神是出于意志的能力或畏惧,这动机太可怕了、太可怜了。只有“爱”能使一个人将意志降服于神。如果顺服不是出于爱,那么顺服至终会变得很无情。当一个信徒因着热爱神而甘愿放弃自己的魂生命、意志以及一切给神,除了神的自己之外,为自己再也无所求,我们说他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无论是属地的或是属天的,除神之外没有一个目标该成为你终极的羡慕。唯一的动机应当是:你曾爱祂,并且现在还是爱祂。在这种爱的渴慕里,不会一直充满“高昂”,而只有安静与安息。纯净的动机与意愿是安静的、安息的、满溢的、饱足的。人若有一种爱向着无限的神,并且这爱的源头也出于神,他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神的荣耀,那么从这人内心所表现出来的愿望绝对不会是不安与不满足的。请你相信,只有这样的根基才是真实而不动摇的根基。在这个根基上,信徒才可能建立他的属灵生命。有一点你必须知道,大多数的信徒爱神,除了神以外,总有些其他的人、事、物掺杂在其中;在对神的爱里还掺杂着己的需要。更次一等的爱神,是一种完全为着“满足己”的爱神。他寻求神是根据他爱神时的感觉。当这些感觉过去时,这个信徒对神的爱也随之枯萎了!

 

  这是为了自己的好处而爱神的阶段。我们若要得着真正的属灵长进,就必须脱离这个阶段。我们爱他,必须没有在他以外的任何目的;当时候来到,我们也必须放下所有的“感觉”,不能以此为根基。我们必须不顾自己的属灵情形而爱祂;无论我觉得属灵生命枯干或丰富,都要爱祂。我们爱神的时候,自然会得着一种极深的满足,但是我们对神的爱必须能够超越这个,否则我们就将房屋建造在沙土的根基上。是的,神会将一些渴望放在你心里。保罗曾经大声求告说:“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这是好得无比的。”请别忘了,这个保罗就是那位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的保罗。他之所以发出这样的呼喊,是因为神把一个爱放在他里面,他这时已脱离了所有为己的考虑。保罗的感觉是矛盾的,但在这个人灵的深处却能相互协调。他一直在我们灵的深处运行,神不会违背祂的自己。信徒唯一的快乐与喜爱应当是为着神的荣耀------为着神,也在神里面。所有可能出于己的爱好都当与爱慕神的心调和,而被里面“为着神”的愿望淹没。一个信徒最初来到神面前,是坐在自私的椅子上,要达到前面所说的情形,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日子。主所要作的,是把你的意志作到无有的地步,好让你的意志与他的旨意成为一。因此你的主必须常常吞灭和拆毁出于你自己的愿望。我们常常不明白神的旨意,但不能因着不明白就不相信祂的主权。当基督徒定规了神应当如何如何,而神竟然没有按着祂所期望的去作,祂当然会落在失望中。这样的人不是单单为了神的需要及好处而寻求神,他里面还有掺杂,这个掺杂将会破坏他在灵里与神的同行。当信徒向着基督有更深的弃绝时,他就不再注意外界的事,也不再向这些事有反应------包括被逼迫、被误会。


第一段 第五章 -- 祂的旨意成为你的意思。

返回目錄表

5、祂的旨意成为你的意思。

  有时神起意要赐给信徒一些属灵的祝福和经历,或是某种物质的福气。为着让信徒能接受他的祝福,神会预备他的心,把那个渴慕放在他里面,让他藉着祷告来经历神的恩典。首先,住在你里面的神的灵在你里面祷告,这个代祷是为着你的,并且是按着神的旨意而求。当他在你里面代求时,你的心会被激动,也会开始为了得着这个祝福而祈求,而这个祝福是祂预备好要赐给你的。这时候,这个心意不仅仅是神的意思或圣灵的意思,而是已经成为你的祷告。这种祷告事实上源出于圣灵,也出于父神。信徒的意思在此与祂的意思成为一了。神何等喜悦基督徒学习降卑,有时他可能藉着羞辱把卑微作在他身上。为此,神将一个极大的渴慕放在基督徒里面,渴慕自己能降卑。有时,主会使信徒里面有一个倾向,要为某些特别的事祷告。他很清楚这个祷告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出于神。信徒并没有选择为谁祷告、为何祷告,或何时祷告的自由。这是更美的祷告,当这种祷告得着答应时,信徒不能因此高抬自己。他知道是主的心中有此意念,是主在他里面祷告,最后也是主答应他自己的祷告。


第一段 第六章 -- 单纯的能力。

返回目錄表

6、单纯的能力。

  一个元素越纯净,它的结构越简单,换言之,它失去自己的程度越深,它的用途就越广。关于这点我想“水”是最好的例子。它总是预备接受各种的环境而无异议。内住圣灵的法则也是这样。当人的意志达到完全纯净与单纯的地步时,这意志的用途就和水一样广泛。水本身无色无味,它所表现的一切味道与色彩,都在于放在它里面的东西。人的意志弃绝给神以后,也是这样,所有外面的彰显都源出于里面的神。这是信徒的意志该有的情形。这个人不再分辨自己的意思,也不再坚持自己的感觉。他的意志不抓住任何出于己的东西。这时“纯净”开始在他里面出现。凡出于主的事,他都接受,一点都不坚持他的自己。人若不经过这种损失,他的损失才大呢!


第一段 第七章 -- 一般常人拣选的道路。

返回目錄表

7、一般常人拣选的道路。

  当一个信徒懂得在无言语的交通中享受神时,他的经历已经达到相当细的程度;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地以属地之事为乐。若有人进入了这么高的属灵阶段,竟然仍会离开他的主,这是因为他的目的不是神自己,而是在寻求神时所得的快乐或好处。当主许可严酷的情形或不公平的事临到这个信徒时,也许在他身上会有一点剥夺;这时这个“寻求神的人”就会离开主往他处去找快乐。他转向世界、世人、其他信徒,盼望在其中找着满足。但是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他的光景其实并没有改变,他所寻找的仍是叫自己快乐的事!他只顾到自己,只在乎怎样才能叫他里面舒服。这纯粹是自我满足------用属灵的事达到这种满足。每一个受苦的人都会发现自己太向往舒适!他急切地盼望能脱离他的痛苦;他宁可为自己拣选出路,也不愿意死。当信徒到了这个地步,结果有两种可能:或者他回头重拾以往活动,在其中寻找安慰,寻回失去的享受。或者更糟的是,他发现自己对神没有了感觉,就转往别处去寻找感官的满足。我以往曾说过,对神的爱若是属感觉的,而不是单纯的爱恋,这完全是自私的爱。当他不能再沉溺在神所赐的喜乐中时,这个人于是开始渐渐远离神。用属灵的经历来满足自己的感觉,这不是属灵的道路。这些人想藉着放纵不羁来消灭良心的感觉,或压抑心中的懊悔。但他们若曾用纯爱来爱神,必不会在受苦时堕落。

 

  事实上,在信徒整个属灵历程中,初尝痛苦是最危险的阶段。当主把里面扶持的力量挪去时,信徒的魂生命不免转到外面去寻找快乐与安慰。其实他是在寻找一条出路,为要逃脱现今所处的痛苦环境。有许多的属灵旅人都在这点上失败了。毫无疑问,在刚开始的时候,主一次又一次地用喜乐与属天的安慰吸引我们。祂用强而有力的力量吸引我们;有时,我们甚至被这力量淹没了。但是不公平、苦难和人生的痛苦常常转移信徒的注意力。当我们面对不公平、逼迫、苦难和痛苦时,最奇妙物属天喜乐都从记忆中消失得无踪影了。所以当基督徒开始在人生中遇见苦难时,不要逃避,要接受它们。不但如此,不要寻求解脱,也不要追求其他的安慰与欢乐,因为这些都不能结束痛苦。信徒一定得被带到一个地步,不再被这些风吹来吹去;这样,他将来必不再会那么脆弱。他要进到一个阶段------即使他属天的喜乐减少,仍能活出生命,这样他就不至跌倒。在属天喜乐减少的情形下活出生命,这是每一个信徒都必须经过的属灵过程。是的,这是件可怕的事,但信徒若在这段时期中坚持到底而不自寻出路,这个经历并不一定会那样可怕!当一个人到了这个阶段,我们称之为“完全的死”。信徒的魂生命在神里面那样坚定,他不能再从任何受造得着满足。经历既已到此,若再离开神,会使他的魂受到宇宙中最大的痛苦。为什么?因为他深知自己不可能从任何外界事物支取喜乐。与天上的喜乐相比,一切皆暗淡无味。尝试以外面之事为乐,徒然倍增愁苦。一个安息于神的基督徒,不再需要喜乐才能跟随主,他也不再以外面的安慰作解脱。


第一段 第八章 -- 不能在神以外寻见祂。

返回目錄表

8、不能在神以外寻见祂。

  常有人问我,“对一个初学内在道路的人而言,难道不应该先从外面寻找主,然后逐渐发展到在里面寻找他吗?”我们若走迂回的道路寻找神,这不是真正属灵道路的开端。一个基督徒若在外面寻找神,他是从天的这一方直到那一方寻找神,结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分散、被浪费了,因他在神所不在的地方寻找神。他应该集中他的全人在神的同在里,并且从他里面求告神。信徒向内退回到灵里,主就在此与他相会。若能多多如此操练,神对这个人的吸引力就会越来越大;一个基督徒若要属灵,内在生命一定要成长。


第一段 第九章 从己到神。

返回目錄表

9、 从己到神。

  当一个信徒刚开始走上内在道路时,他一定会注意自己。但是,当他逐渐进步时,他会更多集中在灵里。当他继续向前时,他会受引导,不再以自己为中心了。在这个阶段,他就得着一个特别的恩典------专一的眼目。他甚至能达到一个地步,几乎不知道别的事,单知道他的主。


第一段 第十章 -- 属灵历境的真正起点。

返回目錄表

10、属灵历境的真正起点。

  当一个基督徒举步迈上内在道路、开始经历到与神合一时,他会充满无穷的喜乐与欢欣。这时,他可能会说:“看哪,我终于达到基督徒该有的境界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因为这个阶段,主用极大的喜乐、属灵的感觉、无尽的恩典吸引他。这一段日子的确是基督徒生命中,最值得回想的经历。但是真正的深入经历还在前面,试炼也在前面等着他。在神的儿女中,并没有太多人追寻在主里面更深的生命,在这路上摸索的人多半因失望而气馁。也有少数的人,曾经尝到与基督联合的滋味,并且常因属灵的恩典奇妙的新认识而被更新。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追求的热忱就减退了,而且渐渐把与主交通的经历看作习以为常。在信徒的属灵生命里,会来到一个阶段,好像主收回了他所赐的喜乐和恩典。同时他可能发现自己正处于受逼迫的环境中。更有甚者,他可能在家中或个人生活中,遭遇困难。有时他会经历身体上的软弱,有时他遇见极大的痛苦,或难以计数的损失。信徒这时可能会觉得他的经历与别人迥异。在诸般的痛苦与困惑中,他可能觉得人亏待他,神也离弃他,世界与其他事物将他压碎,生活中处处是痛苦与艰难。这时,在感觉上,似乎神弃绝了这个人,并且任凭他的灵里枯干,许多人一遇到这个,就无法继续向前而退去了。这是主给门徒真正的测验。只有在这种环境中才能真正测验出我们对主的奉献。以往他有许多的经历、热心、追求,一路上他饱尝与神更深交通的喜乐;但是,真正的应许之地,永远是在大旷野的另一边。人总是在沙漠的对面找到应许。

 

  当一个基督徒来到旷野的边缘,他发现这是一个荒凉之地、是感官的黑夜。这时他进入基督被神离弃时的感觉:------“为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信徒才会凭着单一的信心行走。现在他才开始真正地在他的主里面生根建造。极少数人经过这个,还能安静地、平稳地、继续追寻他。他要隐藏地、谦卑地、不引人注意地、不受称赞地、静默地向前。除了让神得着称赞以外,在凡事上他无所望、无所期。他不指望任何受造之物,只等候神。当我们全人最深处失去了一切,我们才有真正的开始、开始进入与基督更深的关系里!你得不凭感觉继续向前,凭着信心的眼睛知道祂在那里,在毫无感觉的情形下,更深地进入基督;当你完全无法觉得神的同在,而四围环境并内在心境都崩溃时,你仍然能坐在他面前,不存任何要求或疑问来就近他;单单因信而安稳,不受任何事物侵袭,也太多的意识;虽然没有属灵的感觉,这时才是基督徒生命真正的开始。


第一段 第十一章 -- 属灵的执着、名誉与十字架。

返回目錄表

11、属灵的执着、名誉与十字架。

  主耶稣基督的属灵经历极其奥秘,但基督徒必须摸着他的经历,有分其中,并且持守。祂唯一的路就是继续不断地来到永远的十字架下------就是羞辱主且让人困惑不明的十字架。许多人在跟随十字架而弃绝己的功课上,学习得相当成功,但是却拒绝每一次都彻底地弃绝自己。人最难放弃的是名誉被人侵害,但神作工的目标就在此。祂必会把你带到那里,并且盼望你的里面毫不埋怨。你的主希望你的魂生命真正地向己死,所以祂有时会允许一些事发生。若是必须离开里面的享受,才能让我们更深经历十字架,主就会作工,使我们从里面的执着中出来。基督徒有时对一些属灵的经历着迷,甚至因这些经历而骄傲,但自己却没有察觉。所以主不得不作工,使他与这些经历隔断。


第一段 第十二章 -- 灵里的黑夜。

返回目錄表

12、灵里的黑夜。

  在基督徒的属灵历程中,会经过灵里的黑夜。神的手重重地加在这个人身上。他周围的人诽谤他,使他遇见最特别的逼迫。而他自己的思想也充满了背叛,好像他被撒但再次掳去。主藉着一连串十字架的工作,使他里面的人屈服而降服于十字架。若信徒缺少这一步过程,他里面的人深处的不完全便无法除去。在这个阶段中,神收回祂的同在,信徒却以为是自己的过失导致他失去主的同在。表面看来,这时信徒与神中间,有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他的苦闷也到了极处,似乎是主把这个可怜的人推到门外。(其实当他这样作时,他的手仍然托着他)。有时,这阶段中的信徒会发现自己又落入世界里,并非出于他本心所愿,但环境却一直把他逼入世界里。这个可怜的人,几乎每一时刻都能发现自己的缺点。但事实上,他正经过神最厉害的制作。他不仅经历自身的软弱,并且遇见人的恶毒与魔鬼的抵挡。神在这里要完成祂在这个信徒身上的旨意。人若不愿意经过这一段治死的过程,他里面的人,终其一生都不能完全。有时,主会重重一击,就拯救信徒脱离仇敌,而完成在他身上纯净的工作。但多数的实例,都说明主常作长期的工作。现在信徒在主面前的经历,是被弃绝和卑微。他在何处能得着帮助呢?他有两个选择:继续向主,或注目于他的试探、败坏、贫穷与不完全。在信徒早期的经历中,我们看见他屡次在平静安稳中经过逼迫。他从何处得力而能平稳呢?他深知所遇见的一切逼迫并非他所该受的。但在现在的阶段中------当他经历灵里的黑暗时,他却实在认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都是他罪有应得。他不仅置身于沙漠中,并且里面也充满了极深的困惑与羞辱。然而所有的环境,都是为了教导他,好让他知道他何等需要基督,他需要从受造之物中出来,也与一切属灵的享受断开。让他看见,离开了基督的恩典,他的本相如何。正当他每天经过世界的捆绑、沉重的打击与扎心的痛苦时,神似乎离他而去。虽然他不自知,他却是在进步!


第一段 第十三章 -- 极少人进入这个历境。

返回目錄表

13、极少人进入这个历境。

  这个信徒曾深深地爱祂的主;但是现在,他里面的生命似乎被销蚀尽了,不得不放弃从前所享受的与主独处的经历。力量失去了,恩典也消失了。他对自己完全绝望。他恨恶自己的本相,痛下决心再不倚靠自己的天然生命。他不再对自己存任何的指望,开始专一地等候神、就是他所寻不见的神;他有了一个认识,知道必须绝对地信靠这一位主。不信主的人、甚至信主但只在外面跟随主的人,永远都不会有这种经历。他们在各种困境中,向来消灭圣灵的感动,所以不可能进入深处的痛苦。只有经过试探、试炼,而被证明仍然要主的人,才算为配遇见这种经历。他们配,因为在他们里面,有一种非自己意识的忠贞和极深的降卑------他们深知道这种光景,不是出于他自己的生命。


她說到:「有時,主會重重一擊,就拯救信徒脫離仇敵,而完成在他身上純淨的工作。但多數的實例,都說明主常作長期的工作。」
所謂「長期的工作」就是長期的生病、失業或婚姻、家庭上長期的受苦(通常要在七年以上)。
她說:「只有經過試探、試煉,而被證明仍然要主的人,才算為配遇見這種經歷。
她提到「極少人進入這個歷境」。為何會很少人進入「靈裡的黑夜」,因為這樣的歷境太苦,在沒有經歷這樣的歷境之前,就會選擇離開神的安排。
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神憐憫人的軟弱,不會讓一般基督徒受太多的苦。
只有經過試探、試煉,而被證明仍然要主的人,才算為配遇見這種經歷。」就是在試煉中仍然要主的人,才夠資格有「靈裡的黑夜」的經歷。
通常連傳道人經歷心靈的黑夜的也不多,神只選擇少數人進入「心靈的黑夜」(沒有基督徒會主動要求心靈的黑夜),至於為何選擇他們,就是神的主權和奧秘了。


第一段 第十五章 -- 神的计划。

返回目錄表

15、神的计划。

  神的计划是,把信徒放在最厉害的试炼中。祂引领信徒达到一个地步,让他能把一切所有的都奉献在主的手中;不仅奉献所有,并且献上他的所是;不仅奉献一时,乃是永远的奉献。神如何从人的身上得着这种奉献呢?一位走里面道路的作者说,达到这种奉献唯一的路是“神圣的绝望”。这绝望必须强烈到一个地步,使他里面所有支持的力量完全崩溃。他就不得不无条件地把自己弃绝在神的手中。多数的基督徒都懂得如何向自己绝望。但只有极少数人真认识彻底绝望的极限。惟有当你认识自己的真实本相时,才会明白什么是彻底的绝望。发现自己的本相,是件极可怕且令人心痛的事。但请你务必记得,你越对自己失望,你越能信靠神。你对自己越缺少把握,就越能摆脱凭眼见的信心,而进入在神里面的信。只有当你自己的力量被完全剥夺时,你才能得着这种信心。当神从信徒身上取去一些东西时,我们说这是奉献。信徒已经将他自己和一切受造之物都弃绝给神。可是当他来到这个地步时,往往在他的感觉上,是神离弃了他。

 

  我们所有的难处都出于我们抵挡神。我们抵挡他,因为我们的心还受其他事物所吸引。在受苦时,我们越挣扎,痛苦越加增。但是你若肯降服,不拦阻神十字架的工作,祂就能更有效地使用你所受的苦。不要存在这种幼稚的想法:“我要像某些人一样,永远跟随祂的旨意;在受苦时,永远服在祂手下,这样祂就不需要厉害地对付我。”绝对没有这种可能。虽然这确实是个极其难以忍受的痛苦,但是我们迟早都得经过;若你认识了自己的软弱后,仍想自己用力,快快地将它改正过来,那表明你还没有真正认识你的自己,反而显出你的骄傲。只有当这些症结被神对付以后,我们才能真正认识己的生命的顽强。


第一段 第十六章 -- 受苦前所得着的启示。

返回目錄表

16、受苦前所得着的启示。

  在雅歌书第五章里,良人发声呼召他的佳偶:“求你给我开门,我的头满了爱的露水。”从这里你可以清楚地看见主满了忧愁。他来求女子作他苦难的同伴。他的话中,满了痛苦。而这个女子也感觉到主的痛苦;她深深了解这是言语无法形容的痛苦。若她能在苦难中站住,她就愿欣然与他同苦。但呼召她的这位主告诉她,这个痛苦不只在肉身里,并且会使她失去名誉、忍受被毁谤的逼迫。

 

  主为何要如此对待祂的佳偶呢?为要让她认识在她里面数不尽的脆弱,也为了帮助她看见自己的败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唯一的方法就是作工到一个地步,使她对于所有她最厌恶的事物,都无力抵挡,甚至使她失去善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她必会充满困惑,并忍受极大的痛苦。他要使女子外面的人,遇见许多挫折,把她交付于人的诡诈,甚至黑暗的权势之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他是赐给这些攻击她的人无限量的能力,用以击打女子的天然生命。不但如此,主的手同时也沉重地对付她里面的人。因此,当信徒正在经历这些试炼时,难怪他对于受苦产生极大的抵挡。他回想以往如何为主舍弃自己。但这些对于他现在的情形毫无帮助;他从全人的最深处向主呼求,也得不着力量或拯救,仿佛里面外面都已陷入绝境。但,何等奇妙的事,通常在这种经历临到之先,主已经先赐下启示:在我们里面出现一种意识,相信无论主让怎样大的试炼临到我们,祂都是公义的。信徒发现,即使是从黑暗权势来的攻击、或是他天然的软弱被暴露------无论什么艰难来临,神都是公义的。他预备迎见一切的难处。他已经预备好毫无保留地面对任何事,并不在意事情的结局如何,因他已经得着力量,对于神所要作的一切事,甘愿降服。这样的态度并不表示他将超越各种难处,乃是让神有充足的机会作工在他身上。然而当艰难临到,神公义的启示似乎消失了。奇妙的是,在艰难达到极处时,他对于神的公义的爱慕之情竟又油然而生。这时他就不会保留自己,而再度更新他在主的祭坛上的奉献。不久,当试炼的风浪再次袭来,上一次的奉献又消失得毫无踪迹;全心为主的热爱似乎消逝殆尽。信徒又忘却了自己的奉献与向神的公义的爱慕;因为他这时只知道周围的遭遇何等可厌,所有的经历都是死亡的痛苦。

 

  这信徒被带入这种历境之前,在他身上可能会出现下列几种不同的情形(受苦之先神往往会让信徒先认识受苦的意义,而使他心中生发一个意愿来接受即将临到的试炼):有些人认识了受苦的意义却完全拒绝接受;有些人愿意接受却无法降服;还有些人需要几天的挣扎才降服。但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信徒一面拒绝神的手,面却觉得懊丧,尤其是那些以往屡次顺服神的信徒。这些信徒很可能因曾经向神忠贞而产生了骄傲,因此神在这时,藉着试炼让他面对自己的骄傲。他深知在以往的试炼中,他从来没有拒绝过神的手------无论神的要求怎样严厉,他都愿意答应。但现在他竟然无法顺服。这个经历是为着使他更深、更新地认识十字架,认识生命与受苦的意义。这正如雅歌中那位女子的感觉:面对这位全身满披血衣而且充满了极深忧苦的良人,她的心难以接受。虽然这种拒绝是自然的反映,但信徒不可以长期地拒绝。不过,若有一次拒绝顺服主的经历也是“好”的,因为这使信徒面对了自己的脆弱,而显明他与自己所以为的刚强,相距是何等的遥远。

 

  这件事在你我身上都会发生:我们若自以为永不跌倒,那真是欺哄自己。永不跌倒是绝对不可能的。当你与主有极美好相交的属灵经历之后,再来面对十字架与它的苦难,你就发现自己仍旧极其软弱的真相。这是个启示性的显明,然而这个认识带来何等大的痛苦与忧伤。


第一段 第十七章 -- 向新郎敞开自己。

返回目錄表

17、向新郎敞开自己。

  雅歌第五章第六节里,女子向良人真实地敞开自己,所以她再度更新自己的奉献。里面抵挡主的力量被挪去了,女子向主表明新的降服与奉献。虽然信徒有时向主不忠诚或拒绝主,但主会再一次回来向他发出呼召,使他能够更新奉献而与主同奔前路。


第一段 第十八章 -- 只有一个真实的义。

返回目錄表

18、只有一个真实的义。

  基督徒总会遇见试炼;随着试炼而来的,是信徒认识了他的己生命,经历试炼能让他看见自己的败坏。他觉得自己被主完全地剥夺了,在他里面没有丝毫的义,他再也无法在主面前站立。这是件极蒙福的事:信徒真正地认识了在己生命里的义与忠诚,完全没有价值。为什么?因他把神的赐予据为己有,以为出于他的美善是他自己的美德;这种想法务要被除去。在信徒属灵的历程中,必须过这一关,然后才能承认所有的义都是出于神自己,除祂以外,绝无任何的义。信徒会被主带到一个地步,变得极其软弱,对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把握,而认定除了靠神的义以外,再无他途。他认识了神是万有、他是无有;神是全能、他是软弱。因此,他的奉献非常绝对,并且以后再也不会动摇。


第一段 第十九章 -- “火”的条件。

返回目錄表

19、“火”的条件。

  当森林失火时,树木在被烧着之前,必被火熏得漆黑。当火烧在信徒的魂中,也是这样的过程。它必须先将你的生命熏黑,然后才能在你里面燃烧。木材有时因受潮而褪色,而且若是它连里面也潮湿了,就不易燃烧。事实上,有的木材会潮湿到一个地步,永远也无法燃烧起来。神啊,那些远离你的人就是这样黑暗。但雅歌第一章里的女子,她虽然黑却是秀美。神啊,你会使她洁净,除去她里面所有的搀杂。你的爱要我们进入你的完全。你先让我们看见自己天然生命的黑,然后我们才能被你这烈火来焚烧!


第一段 第二十章 -- “黑夜”与“神的同在”

返回目錄表

20、“黑夜”与“神的同在”

  天路客在进入神里面的这条路上,必须经过几层的洁净。最后一层的洁净,可称为“灵里的黑夜”。在这一层的洁净中,你的神与你的交通,比其他各阶段更完全。虽然在黑夜中,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不易解释其中的历境。但是在这个阶段里,他与你的交通的确最完全。灵里的黑夜越纯净,主的工作也越精粹。女子失去良人的同在越深,她所得的洁净也越完全。神将自己向你隐藏的程度,与祂所赐的启示成正比。这些灵中黑夜的经历,比其他经历都更令人痛苦,因为女子不仅失去了良人的同在,并且她里面深深地认识自己的败坏。通常,在经过这些历境时,外面也常有从人来的逼迫。你若未曾经历过,就永远无法想像它的可怕。主竟然向爱他的人隐藏,这的确是“黑夜”,是“死亡”。你的主本是你的亮光与生命。然而在这段经历中,你的魂暗淡不明的经历时,会对自己失去了所有的盼望,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见黎明来到。然而在神的眼中,这却是黎明的前兆,天将破晓,晨曦即将照耀!


第一段 第二十一章 -- 内在与外在的伤痕。

返回目錄表

21、内在与外在的伤痕。

  伤痕是你的主再三斟酌后才加在你身上的。但内里和外在的伤痕都是必须有的。在这个阶段里,佳偶的心并未被“己”或其他受造之物所夺。事实上,和她以往的经历相比,她没有比以前更不忠心。不过她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反而不住地为了失去良人的同在而忧伤。在她极深处,她里面的眼目已经转向神,而且蒙神保守并未偏离他;但是女子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佳偶无法忘记良人。找不到她的主,令她失魂落魄,竟然未曾发觉她已经脱离了对自己的注意力。虽然主好像明显地离开了她,但她的心一直思念主。女子时时刻刻意识到主不在了,所以她无法不想念他。(有的人设法把主推到脑海以外,好使自己放纵在罪中,这两种情形的差异何等的大!)当她苏醒过来时,就会学到极宝贵的功课;在她里面,无论醒着或睡着,一种强而有力的感觉抓住了她;那是荒废无用的感觉,觉得自己无有、失落了、被神弃绝了;而这一切,竟然是基督。


第一段 第二十二章 -- 来自两方面的逼迫

返回目錄表

22、来自两方面的逼迫

  许多信徒切望事奉他们的主。在事奉初期,往往从不敬虔的人手中遭到逼迫。他会在四周找到与他有同样经历(一样事奉主)的人。但是对那些专一走里面道路的信徒,情形就不是这样。他们所遭遇的逼迫,来自“敬虔世界”里的人。他们不但受普通人的逼迫,更被那些看来敬虔、有宗教外貌的人迫害。在以往的年代中如此,在将来的日子里,这个模式仍是一样。人都认为自己的路是正的,很难认识其他的路。走里面道路的信徒会发现,最猛烈的迫害来自那些假冒的基督徒。


第一段 第二十三章 -- 神的忌邪

返回目錄表

23、神的忌邪

  主为什么忌邪?有一个原因------将自己分别为圣的人太少,少到一个地步,主不容许别人与神相争。他不喜悦三心二意的信徒,他爱那些将自己全然献给他的人。他看这些人如同心爱的产业。他在他们身上得着所有权,却不干涉他们自由的意志。这些人为他舍弃自己,是公开的舍弃、全心的舍弃、完全自发的舍弃。神为他们有一种忌邪的心,他不能忍受他们里面有丝毫的缺欠。他们是他的上好,是他内心深处所宝爱的。还有一件希奇的事:他不愿意让这世界以欣赏的眼光看他们。这是一班最隐藏的人。


第一段 第二十四章 -- 如何使用人的自由意志

返回目錄表

24、如何使用人的自由意志

  神切望与信徒联合。每时刻,神都将他无限的慈爱与良善倾倒在人的魂里,他乐意与人相交。只要有人愿意接受他的恩惠,他总要把自己交通给他们。他不断地将自己交通给你,正像露水降在所有露天的物件上一样。然而他创造人时,却让他们自由。因此,人有权将自己向神关闭,是的,甚至向着从天降下的甘露关闭自己。人可以背向神、将重重的拦阻摆在主的路上,免得神的怜悯摸着他。若非人刻意将门关上,他一定可以找到神。当人把他放在自己与神中间的拦阻挪去时,会有什么结果呢?他就会被引向万物的源头------他的主。当爱像大雨倾注在心中时,谁能不回转呢?一旦人的心转向祂,打开一丝缝隙,祂恩典的甘露必柔细地临到他的心上。照着神所倾注的爱的程度,这个人向着神的爱逐渐在他心中滋长。他的心开得越宽,注入的露水也更丰盛。你要记得:是“爱”为主自己预备道路。除了主自己,没有人能为祂预备道路。祂预备你的心,并将你的心从丰满引进丰满。是祂扩大你的度量;祂扩大,祂也充满。你的主厌恶虚空的心房。主有时会将一个人倒空、剥夺,但那种荒凉的光景不过是外表的。祂的确将凡不出于神的,从人心中驱走。但是不要忘记,神是爱,所以祂把自己放在人里面。我们里面一切所有的都抵挡祂,所以必须除去。为此,祂作工在人里面,使他纯净、扩大、加深,好使器皿有足够的容量,让祂自己来居住。

  哦!神圣的爱,我的主,愿意如此降服于你、接受纯净之工的心在哪里?谁愿意让你的手来扩大、加深?因为我们不纯净,所以觉得你在我们身上的对付何等严酷。开我们的眼,让我们看见,你永远是柔细并且慈仁的。虽然人有时会犹豫,但祂终究打开心,让你进入;这是何等奇妙的事!你在这样敞开的心中,可以直道而行。这位无限的、纯洁的神一进来,显得这个居所何等有限而不洁。哦,自由的意志,神所赐的礼物,你唯一真正的用处就是:把你自己舍给主。神哪!我们真正的用处是:舍弃一切归给你!


第一段 第二十五章 -- 内在生命的总归。

返回目錄表

25、内在生命的总归。

  多数讲到内在生命的人,都以为它的总结在于来世。当我从永世的眼光来看时,也能预见那个恩典和荣耀的终结;因为到那时,我们里面深处的实际,已经在度量和美德方面都被成全了------结出果实,得着赏赐,无遮蔽的喜乐。然而,就内在生命的本身而言,我觉得它必须在今生的日子里,达到它完全的度量。内在生命是从现在开始的(开始于完全的救赎);内在生命的长进在于今世;饥渴地追求神,也在现在、这个饥渴使我们逃避所有与他相违的事物,使我们愿意从这些事物中得着洁净。内在生命的尽头也发生在今生(我的意思是指安息的状态、满足的状态)。自从信徒开始追求认识他,进入神的安息一直是他渴慕的目标。内在生命在今世进入成熟阶段,这并不否定在永世中在神里面继续的长进。就着受造的人而言,内在生命在今生得完全;但它真正的完满度量,仍需由神的手来成全。当必死的穿上不死的,我们的身体会变成灵体,我们在永世里所享受的,将是与今生截然不同的完全。然而在这里、在今生,我们仍要进入一种成熟的阶段------每一部分都完整,每一部分都成熟,各部分都进入相互的和谐,如此而使整体进入它完全的成熟。


(第二段)

第二段 第一章 -- 一切都更新了

返回目錄表

1、一切都更新了

  约伯的经历是我们属灵生命全程的一面镜子。神剥夺了他的财产,然后他失去了儿女,再次,神取去他的健康。最后,为了让他被纯净,神使他在众人眼中看为可憎、可弃、可轻蔑的。到一个地步,人都以为这位圣洁的人好像犯了大罪,而他却无从辩白。他的朋友们也指控他因过犯遭受该得的惩治,在他里面一无正直。但是当他如此从粪堆经过,只剩下一身枯骨、形如死尸时,神就复还他的一切------财物、儿女、健康,及生命。 所有与基督同钉和同埋的人都如此经历。当他们复活而进入新样时,神就把一切都还给他们。在他们里面有一个力量,使他们能使用这一切,却丝毫不带“己”的缠累,也不受到一点点己的玷污。他们再不像从前一样使用神所赐的恩赐与祝福,然而现在所作的都在神里面作,是神圣的,用世物好像不用世物。在这种情形里,充满了真自由和真生命。“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马书六章5节)


第二段 第二章 -- 拆毁

返回目錄表

2、拆毁

  约伯说:“他在四围攻击我,我便归于死亡,将我的指望如树拔出来。”(约伯记十九章10节) 这段话的意义是:将一个人完全拆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除去他的根,从四围攻击他。因为他若仍保有极小的苗或根,他就不可能被拆毁。这正像溺水的人,只要他还有最后一口气和力量,他绝不会放弃。若有人被一条绳子吊在海面上,即使这条绳子极细微,他仍不会放弃希望,除非绳子断掉。照样,只要我们里面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喘气,我们就不会被置于死地。在他里面对自己所有的指望,以及神赐给他的一切,不仅被砍断,且是如树连根拔出。一个人若是像一棵树被砍断,这并不为难,因为他的根还在,随时可以再发芽生长。但是若连根拔出,就什么都没有了,它再也不能重新滋长。同样的,我们里面若留下一点点的己生命,它总会慢慢地发芽并增长。神不容许丝毫己生命的性质留在我们里面,这正是神的大怜悯。


第二段 第三章 -- 知识由爱而生

返回目錄表

3、知识由爱而生

  尽管哲学家们耗尽智慧和心力来认识神,也无法认识他,因为他们未曾爱祂。在神那里,知识是由爱而生。人若不认识神,他就不会爱。知道有一位神值得我们去爱,能使我们有爱祂的倾向。但直等到我们开始真认识祂是谁,而且祂何等配,我们才会爱祂。这个认识是从经历中得来,而这些经历是神因爱而赐给我们的。所以有话说:“你若尝到,就能知晓”。你必须先因着爱神,尝到神何等可爱,然后你才知晓祂是怎样的一位神;这种对神的认识是神在爱中赐给你的。有些人犯了何等大的错误,他们非常敬虔地用心思来认识这位人所测不透的神。他们以为祷告应当是不住地与神理论。不是的,祷告应是不住地爱祂。你盼望祷告有果效吗?多多地爱祂,你就会成功! 用爱的行动,来到这位全然是爱的神面前,让这个成为你祷告的起点。用爱来继续你的祷告,让你心爱的那位,有机会把自己交通给你。也许你会说:“我要对他说什么,来结束我的祷告呢?”我的弟兄,永远不结束祷告,永远不停止爱祂。只要你不住地爱祂,你就能不住地祷告。对神的认识应该由爱而来,不是凭眼见,也不凭研究。神只在爱中赐下人对祂的认识;谁最爱祂,谁就最认识祂。虽然明晰的道理会引导人走向爱神的路,但爱非由知识而生,知识乃由爱而生。然后,这个由爱而生的认识更加强原初的爱;当爱被坚固以后,又带来对神更清楚的认识,如此一直循环不息。让我们爱神,让我们为祂燃烧,然后我们会被照明,而得着对祂最真实的认识。


第二段 第四章 -- 隐藏的吗哪

返回目錄表

4、 隐藏的吗哪

  一个人越相信神的全能和大爱,他越能不凭眼见,而弃绝自己,并受神的引导;而且单纯地爱神,最终能蒙光照,而进入神圣言中的奥秘真理。这时,他将何等喜乐,因他发现神的话语,简单而清楚地说明了内在生活的一切经历------他发现那位领他经过红海及旷野的引路者,一路领他进入美地之后,以往所有的劬劳都如梦而逝。这个大喜乐使他灵里超越,他无法相信以前所受的痛苦,竟换来如此宝贵的境界。在大群离开埃及的百姓中,只有两个人达到应许之地,为什么呢?百姓的失败,是因他们失去了胆量,并且不断地懊悔他们离开了埃及地。他们若能坚持起初的胆量和信心,只需几个月就能进入应许之地,但是埋怨和丧志,使他们在旷野中耗费了四十年的光阴。让我们刚强壮胆,让我们努力向着目标前去,切勿因路中的艰难而丧胆。因我们有一位确定的引路者,祂是白日的云柱,使我们不受日头的炎热;当我们的信心在黑夜中时,祂那神圣的爱成为照明的火柱,这爱在我们里面燃烧,并且照明一切。


第二段 第五章 -- 让神剥夺

返回目錄表

5、 让神剥夺

  我们必须让神在我们身上作剥夺的工作。若是有人同意让神来剥夺,而使死的过程不遇见拦阻,神就能在他身上作得完全。但是人若用自己的力量来作这件事,结果将是极大的毁坏,是神圣事物的假冒。因为当人伸手剥夺自己时,神不能将他的生命加在他身上。我们必须切记,神剥夺的目的是要为人加上荣美;他使人贫穷,为要叫他富足。他拿走的东西,总以自己来代替。但人若伸手剥夺自己,他们确实损失了神赐给他们的一切,却不能从这样的损失中得着神。


第二段 第六章 -- 被赶逐到旷野

返回目錄表

6、被赶逐到旷野

  旷野有两种,第一种是“己的旷野”。我们必须先经过这个旷野,才能帮助别人。在凡事上,我们向自己死,也弃绝一切,就能从各样事物中被分别,也与万事分开。如此弃绝到一个地步,再也不被有关自己的事搅扰。我们要把自己完全交在神的手中,在时间里、在永世里,都消失在神里面。另一种旷野,是那些作使徒的人,为了弟兄而有的舍弃。他要背负弟兄的软弱,好像被神放逐到旷野。为着弟兄的缘故,不为自己有任何保留。这些使徒,命定为主行善,经营神圣事物,过圣洁的生活,而得着神的赏赐。这是耶稣使命的继续,就是“使徒的生命”。有的人藉着失去自己而进入神里面,特特属于祂。祂有极大的恩典赐给这些人-------单单为祂活着,作一无保留地为祂献上自己的人。另外一种人,是命定为祂行善,经营神圣事物,过圣洁的生活,而得着神的赏赐。


第二段 第七章 -- 道路、真理、生命

返回目錄表

7、 道路、真理、生命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章6节) 主耶稣的意思是:我是那位引导你的,我不会让你迷失。每一个人都当走这条道路;你们若不像我在地上时那样生活,就不能跟从我。当人走在这条道路上时,祂就会进入真理,因为路的终点就是真理。我的自己就是真理-----就人而言,我是你所跟随的道路;就道而言,我是真理,教导那些听从我的人,指教凡将自己消失在我话语中的人。我是我父的真实彰显,所以我是真理;既然我是父一切知识的总归,我就是祂的光,祂的真理。因此,当我们跟随耶稣基督为“人”的生活时,我们就藉着神的话进入他的真理。但是我们如何进入呢?藉着父神的教训。祂说:这是我的爱子,藉着真理而生的,你们要听他。祂是真理,单单讲论神。能听见他神圣的话语,而进入祂的真理,这是何等地有益呢!人的心被造何等奇妙,能接受神真理的话,这话也就是祂的灵。


第二段 第八章 -- 他泊在先、加略在后

返回目錄表

8、 他泊在先、加略在后

 “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太十七4) 主耶稣拣选了三位门徒,亲眼得见他的荣耀,为要刚强他们,使他们能够忍受,可以在他受难之日坚定,并且在他受羞辱而死的时刻,不至于跌倒。同时,他在灵里把他们迁入神里面,赐给他们对生命之道的真认识。当一个信徒在神里面长进时,偶尔也会彰显出发生在他里面的经历。不过在凭信跟随主的圣徒身上,这种情形并不多。他们为神丧失一切,神极喜欢把他们隐藏起来。主耶稣在地上的生活中,与所有其他的人,有同样的外表。因为主愿人能效法他的生活,所以他必须过得像平常人一样。为此,山上变像只是短时间内的事。对那些为主舍弃一切的人,他要让他们从他身上看见,永远的生命是“信”和“心”的生活,而非“光”和“亮”的生活。后者是短暂的恩赐,我们不可太热衷。 


 (结语) 

  你若用恶劣的眼光看一棵树,必会认为它的果子是恶劣的。我受控的罪名是“假冒为善”。那些控告我的人,究竟用什么证据证明这罪名呢?若自愿一生受苦就是所谓的假冒为善,这不是很希奇吗?我想从无人见过这种“假冒为善”:忍受各种十架、羞辱、贫穷、逼迫、诸般苦难,而得不着丝毫属地的好处。假若上述因素使人假冒为善,我可以很坦然地否认这个罪名。我有神为我作见证,若是忍受苦难能使我成为全地的女王,或被封为圣者,我必不愿受苦。是神,呼召了我,不是地。我听见了一个声音,而我不能不顺服他。我只求让神喜悦;我追求祂,不是为着祂赐给我什么,乃是单单追求祂的自己。我宁愿死,也不愿作任何违反祂旨意的事。这是我心中向着神的爱情,这是任何逼迫或试炼,都无法改变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