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易祈禱法》

《簡易祈禱法》(蓋恩夫人著作)

  著者盖恩夫人用『简易』一辞描述祈祷的完全造诣,因为信徒在他们里面找神实在是最容易的。

    本书引领人用单纯、简易的方法来爱神、服事神,就是以祈祷为生活。

    这样寻求神,与学问无关,就是最愚笨的人,也能藉此得益。

    本书原著一出通行甚广,在数年间竟成为法国风潮的中心,著者甚至因此被囚,可见仇敌之惧。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

盖恩夫人《簡易祈禱法》


说明 | 介言

返回目錄表

  此书已经在私人和宗教的集团中,发生了极大的感动力!因着著者一位朋友的题议,此书才出版问世。

  原著者盖恩夫人说,
『在我最知交的朋友中,有一位充当格奈拿(Grenoble)法院顾问的,为人很是敬虔。他看见我所写关于祈祷的稿子,就借去看。看了之后,他非常喜,欢就借给他的朋友们看;他们因想要各得一分,就定规要付印。』

  此书一出,通行甚广,在很短时间内,已印出了三十五、六版之多;并且这事,在数年之间,竟成为法国风的中心,盖恩夫人也成了当时出名学者所攻击和辩护的直接原因。其中波秀是最反对者,而芬乃伦却是赞成者,结果:芬乃伦大得胜利,扶持了此书,而同时盖恩夫人也因此竟被囚在彼底的监里了。此书在英国的历史,上也有很重大的效果,在基督教奥秘主义的学校中更有势力。

  一件事要告欣读者,就是盖恩夫人所用的圣经是在主后一六八五年的古本,和我们今天的有点不同,同时她常引用Vulgate古本,因此所吊用的经节,常和我们的有一点差异。


著者自序

返回目錄表

  这小本是很简单的,原有的意思本不预备付印,乃是为着应付几个要用全心爱神的人用的。其中有人因为得着原稿的益处,就想要得着一份,所以也就因此而付印了。

  此书照旧非常简单,并不非难别人所说各样引导的事。我们将这书放在那些对于神的事上熟悉有经验之人的面前来请批评,但请求他们若没有深知作者的大意之先,切切不要下什么断案。这书的目的是引领人用慰藉、成功、单纯、简易的方法来爱神、服侍神,就是对于那些最愚笨,没有学问的人,也最适宜,无论什么都不必,只要诚心盼望,实在爱神就够了。

  一个不偏不倚的读者,就能在最平常的话语中间,寻见一种秘密的膏油,这膏油要使他寻求“无上之好”的神。谁都是该当以神为“乐”的啊!

  说到祈祷的完全造诣,我们只用了“容易”两字,因为在我们里面找神实在是最容易的。有的人也许要引用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四节:“你们要找我,却找不着”的话来反对吧!但是这难处,已经被那不能违反自己之神的另一句话解决了,因为祂说:“寻找就寻见”(太七章七节)。如果一个人要寻找神,而同时又不肯放下他的罪,他就要真的找不着神,因为他找得不对。所以经上说:“你们要死在罪中。”若是人能用诚实的心殷勤找神,而且弃绝一切的罪,他就必定找到神。

  祈祷的生活,好象太难;祈祷的灵,好象最难得,以致许多人灰心,甚至一步都不行了。实在说来:一切伟大的事业和困难是分不开的。不是得胜,就是因害怕而失败。正如成功一件事,必先有失望和盼望的两种结果。因此在这小册上,我就竭力指出方法的容易,得益的多,并且一定能够得着造就,只要忠心耐性追求就好了。

  哦!如果我们能一次晓得神对于人“无上的好”,和祂无上的乐意和我们交通的心,我们就不该让想象的困难来恐吓我们,对于得着祂无上的“好”,也不该失望了。“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么”
(罗 8:32)。但是我们也要有勇气和忍耐。我们对于暂时的世事,常有勇敢和忍耐,岂知“不可少的只有一件”(路 10:42)。

  如果有人以为藉着专一的爱和纯洁来亲近神,是难找到神的,就请他不要改变他的意见来尝试一下。他们自己的经验就会告诉他们:我所说的还远不如他们所得的实在呢!

  亲爱的读者!请你用谦虚、诚实、公平的心,来追求这书上的话,切不要吹毛求疵论断什么。这样,你就要收获益处了。

  写这本书的心愿,是要你能完全归向神。请你接受这书,并用同样的心愿,叫你得着完全。这书并无别样的用意,不过请那单纯如小孩子的人们,亲近他们的父;因为父喜欢祂儿女们谦卑地信托祂。若是儿女们对祂不冷不热,不信托祂,祂的心就忧愁!要用诚实的心弃绝罪恶,专一地寻求神的爱,你就必定会得着神自己了。

  我们并不高举我们的意见超过别人,乃是用诚实和公正的态度,从我们及别人的经历中,将单纯地跟随主的甜蜜的果效,述说出来。

  着此书的本意,是教人祈祷。所以其它许多美好宝贵的真理,因为与本书题旨无关,故完全删去不讲。一件事是定规的,如果读者有作者一样的心,来看这本书,就没有一件事会使祂讨厌的了。还有一件更确实的事,就是那些以正当热切的态度,来尝试这书上之话的人,就要看出我们所写的是真理。

  哦!圣洁的主耶稣啊!唯独祢爱“单纯”及“天真”的人,喜欢与人同住——就是那些像小孩子那样的人。唯独祢能用这本小书,叫这书里的话印入读者的心里,引导他们在他们自己的里面寻找祢。因为祢在他们里面,如同安卧在马槽里,等着要接受他们爱祢的凭据。祢也要将祢自己的见证给他们。虽然有时因着他们的忽略和无知,以致失去这不可用“言语形容”的利益。哦!非受造的爱啊!祢这永远的道啊!这件事是属于祢的!唯独祢能吸引人,苏醒人,改变人,愿“祢的自己”被人听见,被人尝到,被人爱!我相信祢藉着这卑微的工作,能做这个;我也相信祢要做这个;因这工作是完全属于祢的,完全从祢而来,也完全只为着祢的。哦!最恩典最宝贵的救主啊!愿祢得着一切的荣耀!


第01章 普通祈祷的呼召

返回目錄表

  在人类的中间,有一种可怕的错误,就是:以为人是不能祈祷的,殊不知人人都是能祈祷的,也都是被呼召去祈祷的,正如人人都能得着救恩一样。

  祈祷就是向神吐露他的心,就是向神运用心里的爱。保罗曾劝我们:要
“不住地祷告!”(帖前 5:17)我们的主曾说:“总要警醒祷告!”(太 26:41)所以人人都应当学习祈祷。

  人人都应当祈祷,都应当以祈祷为生活,正如以爱为我们的生活一样。“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启 3:18)。要得着这个,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难。“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约 7:37)切不要错过你宝贵的机会,“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 2:13)饥渴的人请你来吧!就要得满足了。小孩们哪!亲近你们的父亲吧!祂要用慈爱的膀臂怀抱你。苦恼、迷失、飘流的羊群哪!回头归向你们的牧人吧!亲爱的罪人哪!转向你的救主吧!愚笨迟钝不识字的人们哪!你们想是顶不会祷告的,也可以来,因为你们是特别合宜,特别蒙召的。谁都要来,因为谁都是蒙耶稣基督所召的啊!

  虽然如此,只是有一种人不必来,就是无心的人,因为必须有心才有爱。谁是无心的呢?哦!来哪!将你的心给神,就在此学习如何奉献吧!有心要祷告的人,只要藉着圣灵的恩典和恩赐的帮助,都能很容易地祷告。

  祈祷能领你进入完全,并得着无上的好。它能救你出离罪恶,它能给你各样的美德,因为“使人完全”最好的办法,就是行在神前。神曾说:“你当行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 17:1)。要到神的面前,只有专靠祈祷,并要继续不断地进行。

  所以你当学习一种祈祷,是可以叫你常常做而且是不妨碍你日常工作的,并且无论是君王、臣宰,政、军、学、农、工、商,女人、孩子、病人,无论什么人都合宜的,这并不是用头脑来祷告,乃是用“心来祷告;也不光是用悟性来祷告,因为这是受限制的,而且在一个时候,只能祷告一件事。唯有用”心“的祷告,是不被什么理由所阻碍的。可以说:没有一种东西能够阻碍这种祷告。但是爱情用得不合式,或是混乱了,就会发生阻碍的。

  当我们有一次尝到了神和祂爱的甘甜,我们就要觉得:除神自己以外,再尝别的东西,是不可能的了。

  得着神自己,以神为喜乐,是最容易的!因为我们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并且祂愿意将祂自己赐给我们,比我们要得着祂的心更大。

  所有的一切是在乎我们如何寻找祂;只要寻找得不错,那么,就比呼吸还自然,还容易了。你虽然以为你是愚笨、迟钝,不能深造的;岂知藉着祈祷,你就能生活在神的里面,比你生活在空气的里面还容易,还顺适呢!这样看来:人若忽略祈祷,岂不是大罪么!我相信你们只要学会了方法,就不至于忽略了,这方法是很容易的啊!


第02章 祈祷的方法

返回目錄表

  引人祈祷的方法有两个:第一个是默想,第二个是一面读经,一面默想。第二个方法是:拣选一小段紧要又能实行的圣经,先读一读,再仔细地去尝它,消化它,从里面将精华取出来。尝得有味时就不必再往下读了;味穷时再往下读去,仍照着以前的方法去尝它,最多不可读过半面,因为叫我们得益处的不是量多,乃是读法合宜。

  那些读经太快的,好象蜜蜂采花,只在花上爬过,没有深深刺入吸收香汁,就不能得着什么。博览是为着做博士的,并不是为着得神真理的。实在说来,读别种属灵的书,也得要照着我所说的方法去读,才能得益。我深信照这个方法追求下去,成为习惯,祈祷就很容易了。

  默想是另一个方法,是在另一个时候实行的,不是在读经时实行的。我想默想的方法最好是这样:运用你的信心,将你放在神的面前,想起一段有食料和滋补性的真理,用柔顺甜蜜的态度,专注在真理上,不用理由,只用安静停住你的心思。注意!你最紧要的练习,是在神的面前,所以你的目的,是要停住你的心思,过于运用你的悟性。

  从此就用活的信心,相信神(藉着圣灵)是住在我们的里面最深处,因此我们就会很热切地猛烈地往里面迈进,同时也会遏制我们那往外面游荡的觉官,这样能使我们不致分心,能远离外面的纷扰,能叫我们亲近神,因为只有在我们最深的中心,能够找着祂,这是至圣所,是神居住的所在。

  祂曾应许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们要到祂那里去,与祂同在”(约 14:23)。
奥古斯丁曾自恨地说:“若不是这样祈祷来寻求神,就是耗费光阴了。”

  当我们这样热切地往里面迈进时,就活活地觉得神的同在,所有的官能都向着中心(不往外驰),就要甜蜜地安静地注意在读过的真理上,这并不在乎用理想,只在乎喂养生命;是藉着爱情来激励意志的,不是藉着细读以致使悟性疲劳的;在这种情形中,要激起爱情,在起初的时候,是觉得很难的,其实是很容易的,这在以后我要提出来讲的。我们必须让他们甜蜜地安息,安静地喝下他们所尝到的;因为人人可以咀嚼美味,若不咽下,就得不着滋养。所以当爱火燃烧时,就不必再鼓动它,不然,就会要熄灭,人也就得不着滋养了。所以当用镇定,恭敬信靠和爱心,把所尝的食物咽下去,这方法是最紧要的。这样,人就能在最短的时候内,比别人多年的追求更进步。

  我已说过:我们最主要的对付,就是信神的同在。同时也要非常地警醒,不叫我们各部的觉官散漫,这才能叫我们不分心。直接的挣扎,和反对分心的事,反倒会使人更分心。如果藉着倾向里面,沉静地感觉神的同在,我们就能间接地不致分心了。

  为着初学者起见,要说几句话:切不要由一个真理,一下就跳到另一个真理去,总要深尝一个真理所有的滋味,直到将真理印人心的里面而后止。

  在起头的时候,要收回散漫的心思,是不容易的。心思常是像不在家的一样,但是总要用力去收回它。这样,不久就成为习惯,也就很容易收回,并且很高兴的了。神的同在,是一种经验的滋味,是神所赐的恩典。神唯一的旨意,是要和人来往。


第03章 祈祷的第一层经历

返回目錄表

  不识字的人,不要因为不识字就不祷告,因为这一本在凡事上教导人的圣经,所包含的和所表现的,都明显地是指着耶稣基督自己。

  这些人(指不识字者)所当学习的:第一,是基要的道理,就是“
神的国是在他们里面”(路 17:21)。只要寻求就必寻得。

  在教会里的领袖们,当负责教训信徒祈祷。许多的时候,我们既将神创造人的目的告诉人,那么,我们岂不更应当将达到这目的的方法,多多的告诉人么?因此就当用谦卑敬畏的态度,来到神的面前将肉体的眼睛闭住,将心里的眼睛开启,使自己注意在里面,运用活的信心,相信神住在里面,和神同在,并要约束心思,不许它散漫。

  此后,当将主祷文默默地念出,同时要略略思想其中的意思,并想念住在里面的神,是何等欢喜作我们的父,我们就可将一切的需要倾吐在父面前。只是当我们说“父亲”(我们在天上的父)之后,可停一下,以恭敬安静的态度,等候天父将祂的美旨彰显给我们。

  并且当看自己不过是一个软弱的婴孩,因为屡次的失败、受伤、无力、无法洁净自己,你就要在卑微和混乱的当中,将你悲惨的情形呈诉在父的面前。

  现在要用爱心叹息出几句话,将愁情吐露出来,然后深沉地在静默中继续用主祷文祷告,要荣耀的主在里面作王掌权,给神以相当的“爱的要求”,并让神完全管理。

  如果觉得平安静寂时,就念主祷文,直到这感觉消散时,再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此时当求主将这话实行在你里面,藉着你来行祂一切的旨意,将“心”和“自由”都放在神的手里,绝对地顺服祂的处置。

  运用意志最好的办法,就是“爱神”,当尽力地爱神,要求神的“纯洁的爱”!一切都是要甜蜜地平安地求,一直到这祷告完毕。切不要用重复的话,像重担一样压住自己(参太6:7)。照这方法念主祷文一次,必能收到丰富的效果。

  有时我们当将自己如羊一般地,放在牧人的面前,仰望祂赐给食粮。哦!神的牧者!祢将祢自己和能力赐给我们,作我们每日的滋养。我们也可以将每天家庭的需要呈明在神前。只是最要紧的,就是要信神是住在你的里面。

  当知道我们所想象的神,还是远不如神自己!只要有一个活泼的信心,在神面前,就已经够了。切不要将神当作一件有形象的物来看。在三而一的神之中,我们对于第二位,想象祂由马槽一直到十字架是可以的,但要在你里面最深处去找。我们可以看祂像医生,将病放在祂面前就医,切不要自寻烦恼,只要安静地将自己交托神就必得着完全的医治了。

  既已有了神同在的感觉和滋味,又有深沉静寂地在神面前,就可进入祈祷的第二层经历了。


第04章 祈祷的第二层经历

返回目錄表

  祈祷的第二层经历,有好几种名称:有人称为“默想的祈祷”,或称为“信心和默想的祈祷”,或称为“单纯至诚的祷告”。我想最后的一个名称,要更为正确些。

  人若是已经有了些上述的经历,他就渐渐的容易亲近神了,摒除外来的感觉,专一地倾向里面,也就没有多大的难处了,那么,祈祷也会成为轻省甘甜有味的了!也会知道,这才是真正寻找神的办法,并且也会觉得“祂的名如同倒出来的香膏”了(歌 1:3)。
但现在就要将方法改变一下了。对于我所写的要用勇敢和忠心去追求,无论遇见什么难处,都不要被它所摇动。

  第一,当我们藉着信心将自己放在神面前的时候,我们就当倾向里面,并用一种最深沉虔敬的安静态度,在神面前等候一些时候。

  如果在起初藉着信心觉得神同在的喜乐时,就要安静地停住,不必为着要找什么祷告的题目来烦扰自己,也不要用什么话来祷告,只要喜乐延长。如果这喜乐慢慢地消散了,就要用柔情挑起意志,若再得着甘甜的安静,就又要停住。因为冒烟的火,是要轻轻地扇的,等到烧着了,就不必再扇了,若是再扇恐反倒会熄灭。

  让我劝你们,祈祷之后,千万还要用一点时间,安静等候在神的面前。

  有一件最紧要的事,就是应当勇敢地来到神面前,用纯洁毫无自私的爱,好象不是要由神那里得着什么,乃是要学习叫喜悦的本领,并学习遵行神的旨意。因为一个仆人的勤劳,若是先为着奖赏,那人就不配得着奖赏。

  去祈祷,不是要得着属灵的快乐,无论是满足也好,空虚也好,只要叫神喜悦就是了。这样做,就能保持你灵的平稳。无论是被神弃绝,或得着安慰,总不要因为枯干和弃绝的感觉,使你惊奇。


第05章 属灵的枯干

返回目錄表

  虽然神是最喜爱将“自己”给与爱祂寻找祂的人,但祂常是隐藏的,以致人才从懒惰中醒来,用忠心和敬爱的心来找祂,那么,神是如何用祂的丰富的“好”来赏赐那些忠心的和蒙受的呢?祂以何等的甘甜和慈爱来安慰那些刚向他们隐藏的呢?

  在这个时候,我们很容易相信说:这不过是要证明我们的忠心,要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和活动,更表明我们寻找祂的热情,或者我们这样热切地去做,会使神再向我们显现。岂知不然,亲爱的读者!请信我的话,要知道在这层经历中,并不是那样,你应该用恒久的爱心,使你自己谦和地再发出热切而且平静的爱情来;以深沉敬重的安静态度,等候你“心爱的神”回来。这才能够表明你所寻找的,是“祂的自己”,是“祂的喜悦”,并不是要自己得着什么属灵的快乐。因此有话说:“在干燥黑暗的时候,不要急躁,让神的安慰迟延罢!总要亲近祂,并且要等候!这样,你的生命才能增长并更新”

  所以你们在祷告的时候要忍耐,要最谦卑地最满足地在祂的旨意里,安安静静地等候亲爱的主回来,因为在今生没有一件事比得上这个的。在这种最高尚的祈祷里,也可以加上一些爱的叹息,因为这是最能使耶稣的心喜欢的,也是催促祂回来的。


第06章 顺服

返回目錄表

  我们应当将我们的生命丢弃而归向神,深深地相信每时每刻的行动,都和神的旨意一致,或蒙神许可,并按着我们所需要的情形而行的。这样的深信,就足以叫我们能在各样事情上退让,并肯接受一切临到我们的,不以为是由于人,乃是由神来的。


  我所亲亲爱爱的,我诚恳地求祢(就是那诚实完全奉献给神的人),你既已奉献了,就不可再取回;应当记得:一个礼物奉献后,就不由奉献的人作主了。

  “丢弃自己”是我们进程中最重大最要紧的事。这是开进内殿的钥匙。若有一人真正知道如何弃绝自己,就要“完全”了。所以我们应当一直坚固地继续下去,不要听天然理由的呼声。伟大的信心,是会产生“伟大的弃绝”的。在无可指望的时候,仍有指望(参罗4:18)。


  弃绝自己,就是将一切(利己的)顾虑撤去,让一切都由神处置,所有基督的人都当领受这话,因为经上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 6:34)。“在你一切所行的路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 3:6)。“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依靠祂,祂就必成全”(诗 37:5)。

  应当将一切内外的事,完全交托在神的手里,并要忘记自己,专一地思想神。这样做,你的心就能无累、自由、平安了。接着要学习“失去自己的意志”在神的旨意里面,一有了自己的倾向时,就立刻摒除,无论多好都不理。总要用“漠不关心”的态度对自己,只理会神永远的旨意。无论是为着身、心,暂时或永久,一切都当弃绝。并要将以往的事忘记,将未来的事交托神,却将现在的侍奉献给神。只在神的里面观察一切;除了罪以外,要认定我们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出于神。要绝对地顺服神;无论你的里面和外面的一切情形,都要听凭神的美旨来处置。


第07章 受苦

返回目錄表

  神所喜欢给你的一切苦难,都要忍受,如果你爱祂的心是纯洁的,你就不会以为在加略山寻见祂,不如在他泊山了(参士4:14,耶46:18)。无论是在受苦之地,或快乐之地,祂总是一样可爱的!并且祂对你显出更大的爱,是在加略。

  不要像那些人,一时奉献给神,一时又收回;他们只肯给神为他们祝福,不肯给神钉在十字架上,在受苦的时候,就想要从人那里得着安慰。

  亲爱的!除了十字架上的爱,和弃绝自己这外,没有一样东西能叫你得安慰。如果人不喜欢神的十字架,就是不喜欢神的一切(参太16:23)。若不爱十字架,爱神就是不可能的。“心若是向着十字架,就能觉苦为甘”。饥渴地要神,与饥渴地要十字架是成正比例的。神给你十字架,十字架也给你神。我们确实相信:人在十字架道路上有进步的,就是里面有进步。弃绝自己,和背负十字架是手牵手的。

  当你受苦而觉得厌恶时,就该到神的面前,将自己奉献给神作一个祭物;这样,你就能觉得十字架是轻省的。你就要愿意接受了。这并非说你不觉得苦,但是,若不觉得十字架,就不觉得苦了。觉得才能苦。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愿意受苦到极点的。我们常用“软弱”来背负十字架,虽然有时也刚强,但在神的旨意里,什么都该一样(意即只要是在神的旨意中,或难或易,都当一样接受)。


第08章 奥秘

返回目錄表

  有人以为这样做,就没有奥秘印在心思里了。

  岂知大大不然,这反而是一个特别的方法,叫我们能得着奥秘。我们弃绝自己,向着耶稣基督,因为我们跟随祂,祂就是道路;听从祂,祂就是真理;使我们生活的也是祂,祂就是生命(约 14:6);这是将祂的“自己”印在我们的里面;并将祂的品行及各种情形,也都印在我们的里面。我们披戴了基督的一切在我们的身上,就比仅仅理解祂要高超多了。保罗说:“在我身上带着主耶稣的印记”(加 6:17)。
他并非说他理解主耶稣什么。

  当我们自己退下来安静在主面前时,主常常将一些特殊的看法,和关于祂的情形启示给我们。为此我们当感谢地接受;并将我们“自己”交给主,随主的旨意处置。真的!没有其它的拣选,只要热切地去亲近祂和祂永远同在,在祂面前将“自己”沉没在一个“没有”的地位上,我们当从祂那里接受一切的待遇,不必分别黑暗或光明,结果子或不结果子,软弱或刚强,甜或苦,并且无论是试探、困扰、痛苦、疲乏或疑难,我们都不要留一点机会给这一切,来妨碍我们的道路。

  有的人,神使他用了几年的时间去默念,而且享受一个特殊的奥秘。只要忠心,那末,神必藉着简单的看法,或简单的默念,带领你往里面去。如果神喜欢将这看法从你收回,你就当顶自然地让祂夺去。有的人,因为不能再默想奥秘了,就很难过起来,但是,这样的难过是无理由的,因为亲近神是包括一切的侍奉;只要安静地和神单独联合,你就很能够应用神各样的奥秘了!因为神的爱是包含关于他“爱的一切”的啊。


第09章 品德

返回目錄表

  神是一切品德的原则和源头,我们得了祂就有了一切。得着品德的多少,是和得着神的多少,成正比例了。藉着得着神,我们就能容易确定地得着品德了,但是品德若不是从里面发出来,或生出来的话,就所谓的品德,都不过是假面具;好象外面的衣服,是可以更换的一般。那由里面发出来的,才是真的,紧要的,永久的。大卫说:“王女的美丽,是里面发出来的”(诗 45:13)。这样的人的品德,是能应用到最高点的,虽然他们不专注意在品德上。因为神(就是和这些人联合的)能带领他们应用到最高点,神对他们是非常妒忌的!除祂以外,神不许他们再尝别的美味。在神的爱中发火热的人,是何等的饥渴盼望要为神受苦呢!如果许他们自由行动的话,他们将要是何等过度的严肃呢!除了如何叫亲爱的主喜悦之外,他们不会想念其它什么,当他们爱自己的心消灭的时候,他们会忽略自己,忘记自己。当他们爱神的心增长的时候,恨己之心就也必随之而增长,对于人也就不会理会什么毁誉了!

  哦!这岂非很容易的办法么?这法子对谁都适宜,无论是智愚都合式。假若是教会中得着这个,教会要有何等的革新呢?只要有爱心啊!奥古斯丁说:“只要有爱心,凡事都可以做,因为当我们真爱人的时候,我们就不会有害人的心,加诸我们所爱的人了!”


第10章 制欲

返回目錄表

  我差不多能确定地说:如用其它的办法,要将官能与情欲完全抑制,是几乎不可能的事。这理由是明显的,因为人以能力供给他的官能,官能即能供给并刺激情欲。一个死人是没有官能,也没有情欲的,因为他和生命分开了。

  一切纠正外面的努力,反而会叫你更往外面去,因而更热切地忙碌起来;你的能力也就会在这些事上耗费消散了,因为当你注意外面的严肃等待的时候,反面会叫你“所要克制的官能”更加有力!因为官能支取能力的地方,就是人的注意。官能的生命,只能惹起情欲,却不能压制或降伏情欲。严肃能使身体软弱,诚然是事实;但是,在上面已经说过,它不能除去官能的敏锐,或减少官能的活动啊。

  唯一的办法就是向里转,借此,人能将全人倾向里面,得着一位同在的神。如果人能将精神力量倾向里面的中心,就会使他与他的官能分开了。当所有的能力往里去的时候,就会使他与他的官能分开了。当所有的能力往里去的时候,就会使官能仿佛无力了。愈亲近神,就愈和官能分开,情欲也更少受它们的影响了!

  因此,那些受恩典的吸引力最大的人,就要看见他们的外体是最软弱无力的,甚至常要昏过去的一般。这样说,并非要阻碍这制欲的事,因为这是与祈祷并行的;也是照着人的力量情形及顺服而定的。但是我说:“制欲”不该成为我们主要的对付;也不要说我们是这样那样地严肃的,只要单纯地随着里面恩典的吸引,只要神与我们同在,我们所有的都被神所占有了(不要想如何制欲),神就要使我们能克制一切的情欲了。并且最可靠的,就是他不许那些忠心奉献给神的人放松自己,一直要等到他制服了他们里面一切情欲的时候。

  我们只须继续地坚固地注意到神,一切的事祂自会完成的!人不能都有外面的严肃,但是人却都能作这个(指里面注意神)克制耳目的情欲(耳目常常供给我们新的事物的想象),也有一点“克制太过”的危险,但神能教训我们,我们只要随从祂灵的引导就好了!人若这样行,他就要得着两种的益处:一是与外界的事物分开;二是与神更亲近。当你亲近神的时候,你不止得着保守的能力,秘密的支持,接受品德而已,并且对于罪愈离愈远,因此,归向神就要成为一种习惯了。


第11章 归向(神)

返回目錄表

  以赛亚书三十一章六节:“以色列人哪!你们深深地悖逆耶和华,现今要归向祂。”

  真正的归向,就是完全不倾向人和物,只专一地向着神。除去罪恶转向公义,就能得着救恩。但这还不能算为完全的归向。完全的归向,须由外面的生命变为里面的生命(意即除去己的生活,活出基督的生命——译者注)。


  当人一次归向神,他就有一种功能,使他能继续专一地归向神。并且愈向着神,就愈亲近神,愈亲近神,愈坚固地贴近神,同时也和别的东西——与神相反的——分开了。因为归向神,就成为根深蒂固,而又自然的了。

  切不要以为这是能靠着自己的力量可做成的,自己是绝对不能的,也无须借别的法子,和神的恩典合作;只要放下自己和外面的东西而倾向神就成功了,此后不必再做什么,只要亲近神就够了。

  神有一种摄引的能力会摄引人归向祂,越隔得近越有力。当摄引时,神就洁净他,炼净他,好似向日上升的气愈高愈清一样,但蒸气上升当然是被动的,而人却是以自由的情爱,与神的摄引力合作的。这样做,既容易又有效,无须用力,自然长进,因为神是他的中心。

  无论什么中心,都有摄引力。即如磁石的中心,是有大摄引力的,其它一切的东西,也是如此,只是人和他中心的联合程度,是按着人灵性的安全而定的。

  无论什么东西倾向中心的时候,若不被拦阻,中心的吸力就会加速力使它往中心。譬如你手中握一石,手一放开时,它就自然地向着地心跌下。水和火也是照样向着中心去的。所以人若弃绝外面的事物往里面时,不必用力就会倾向中心的。因为神爱的重量,使他沉下去,一直到中心(神),愈安静,愈不用己力,沉向中心的程度就愈快,因为向中心的路,没有什么阻碍了!

  所以我们一切的顾虑、想念、都需要往里去,但是当你学习的时候,切不要让痛苦困难使你灰心!这些,神会报答的。假若我们能忠心温柔地摒除外面的一切,用柔和静寂的态度,使心思倾向中心,那么,学习就没有难处了!如果情绪发动了,平静就消灭了!若要和情绪抵抗相争,不但不能使之安静,反而激动得更厉害了!


第12章 神的同在

返回目錄表

  如果人能忠心地以爱和亲近神的方法,一直对付下去,他就会希奇地觉得神,就要慢慢地完全得着他,那时他要享受不间断的“神的同在”的快乐,并且这是最自然的,同在和祈祷就成了习惯的结果了,他也就会觉得他全人的官能变为异常的安静,用安静组成了祂的祷告,神就要给他一种直觉的爱,这爱是无上祝福的起头!哦!我很可以在此写一些更深的经历和光景,但是为着初学者的缘故,在此暂且不提,等主的时候来到,再说关于那些高深的,就是能应当在“基督耶稣长成的身量”的各种情形里的。

  我们要非常注意一件事,就是要停止一切自己的动作及力量,让神单独来做,神藉着大卫说:“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 46:10)。


  人总是爱自己的工作,以致迷糊,如果他看不见他的工作,他就以为什么都没有做,岂知他看不出动作情形的缘故,正是因为进行的动作太快,同时因为神的工作伸展、散布、感动了人,以致将人的动作吸收去了。

  太阳未出之前,星辰是明明看得见的,但等到太阳光强烈的时候,众星的光就被吸收了,所以看不见了。并非它们没有光,乃是因为太阳的光太强了!

  照样,在此有一个强大的普世这光,将一切从人所发的小光都吸收了;它们在这种强大的光之下,就变为暗淡无光了!因此自己的动作,就看不明了,有人说:这样做,是“无为”的祈祷。岂知这话大错,这是没有经历的人说的,如果他们肯用一点工夫去追求这样的祷告,他们就能看见他们的经历,和他们所想的相反,就要说“无为”是毫无根据的了!

  这种不自动的举动,不是缺乏和枯干的结果,乃是满有果效和丰收的,凡有经历的人都能清楚知道,他们觉得这种安静,是满有膏油的,所得的结果,绝对不是枯干冷淡的。

  有两种人是不说话的:一种是因为无话可说,一种是因为话太多。以上所说的安静,就是第二种的情形,因为里面所有的太多太满,不是言语所能说尽的了。

  淹死与渴死,是两个绝不相同的死,但是可说水是他们致死的共同原因,一个是因为太多,一个是因为太少,照样,在这件事上因为恩典太多太满的缘故,就叫自己安静了!所以,继续着安静是非常紧要的。

  婴孩吃奶是一个顶好的比方:当起初他运用舌头来吮奶,乃至奶汁流出的时候他只要吃下,不必再吮取了,不然就要将奶汁浪费,反使自己受损失,就会要停止吃奶了。

  照样,当我们祈祷起首时,也当用亲情的嘴;当神的恩典涌流的时候,应当安静自然地,甜蜜地接受着好了,倘停流时,我们又当用爱情搅动它,好象婴孩一样,不然,就不能使恩典成为利益了,这就是吸引人到爱的自然里,不是到自己的混杂里。

  这婴孩静静地吃着奶,那么,这婴孩怎样呢?谁能相信他是接受滋养呢?他愈安静愈好,这婴孩将要如何呢?他就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所以人若安静专一地祷告,也常能进入到奥秘的睡眠里,在此时,一切的能力都静寂了,等到后来他就容易进入这种情形了。这乃是自然的,并不必用人的力量、本事、学问。

  从此,你的里面就不能被风潮威力所动,就成了一个平安的国度,这平安是唯独藉着爱,才得着的。

  如果人会追求我所找到的这一条路,他就能进入“直觉的祷告”里了,神并不要求太多,也并不使人作难,并且神是最喜欢如小孩子的行为那样单纯的。

  属灵最高深的造就,是最容易得的,最紧要的圣事,是最容易进行的。自然界的事,也是如此,正如你乘船由江入海,并用不着你什么力量,你自然会不知不觉地被它带进大海里去,所以你只要用甜蜜简易的法子去亲近神,你也就会很容易,很迅速,并希奇地达到目的地。

  哦!你只要试一试,你就能立刻看见我所说的,还不如你所要经历的哩!难道你是因为惧怕,不肯将你自己投靠到祂爱的膀臂里去么?这膀臂在十字架上大大的伸张着,正是为着要接纳你!你的惧怕是从哪里来的呢?只要你自己依赖神,完全交给爱的神,那还有什么危险呢?啊!祂并不欺你,祂给你丰富,高过祢最高的盼望。至于那些对“自己”有什么盼望的人,就要被自己所欺,并要如同以赛亚那样受神的责备说:“你因路远疲倦,却不说这是枉然。”(赛 57:10)


第13章 在神前的安息

返回目錄表

  一个人进步到这里的时候,除安静外,不需要别的预备,现在“神的同在”不断地注入在内,成为祈祷的果效和维系,他就要享受无上的祝福,也觉得“不再是我活着,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唯一寻找主的办法,就是“向内”。什么时候肉眼关闭,什么时候他就被包在祈祷里了。在这种大祝福中,你会希奇享受向内的谈话,是外面的事情所不能扰乱的。

  这种祈祷,就是“一切美事都具备”。由这人出来的一切美好品德,是很甜蜜而且自然的。里面的活水泉源的流露,有了这样的自然,丰富的美好,就甚至不知“恶”了!在这种情形之下,就当忠心地继续下去,并当小心,不要选择寻找别种情形,因这种情形,是为着接受神的注入的;只要有这种最全备的情形,就用不着别的预备了。


第14章 里面的静默

返回目錄表

  “唯耶和华在祂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他面前肃敬静默”(哈 2:20)。

  里面的静默,是绝对紧要的!因为这基要的永恒之道,是需要人有相当的情形,与“道的本性”相适合,才得接受这道——神的自己。听觉是为着接受声音的,是被动不是主动的;是接受的感官,不是发出的感官;如果要听,是必须要用耳的。所以基督——永恒之道,如果没有基督在我们里面讲说,我们就成为死的,黑暗的,枯干的了。当祂对我们讲说的时候,我们是需要静默地留心祂那活泼有能力的声音,因此在圣经中常常劝勉我们要听——并要留心——神的声音,兹略引数段如下:

  “我的百姓啊,要向我留心;我的国民哪,要向我侧耳。因为训诲必从我而出,我必坚定我的公理为万民之光”(赛 51:4)。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余剩的,要听我言”(赛 46:3)。

  “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王就羡慕你的美貌,因为祂是你的主,你当敬拜祂”(诗45:10-11)。

  我们要忘记自己和自己的喜好,专一地听——并要留心——神的声音,用这两种办法(或说情形)来吸取神的爱,以致得着祂所赐给我们的美。

  养成里面的静默,是最需要外面的静默的。实在说来:若是不喜爱并学习外面的安静和退修,则里面真实的安静是不可能的!神藉着祂的先知有话说:“我要领他到旷野,在那里对他的心说话”(何2:14原文)。这是一定的!如果里面专和神来往,而外面又为着琐碎的事忙碌,是绝对不相合的。

  因为软弱和不忠心的缘故,我们就会放荡,失去中心(不集中)。这时就当柔和地甘心地再转向里面,这才能保守灵在祷告里度日,若是祈祷只能限定半小时或一小时,我们的收获就必定少。


第15章 认罪和自审

返回目錄表

  (一)自审应该常在认罪以先。自审的性质和方式,应当和人的情形是一致的!我们现在所要讲到的,就是将全人敞开地放在神面前,神必定光照他,使他看见他的过犯的特性。这种审查应当很平和静寂的,也应当依靠神来发现知道我们的诸罪,并非藉着我们自己的检查而已。

  (二)如果我们奋勉地用自己的力量,来强迫地自审,我们就容易受欺;并因为自爱的缘故,就要进到错误里去;以致“信恶为善,以善为恶”
(参看以赛亚书五章廿节)。当我们的虚假暴露在公义太阳前,它的神光就要将最细小隐微的原子都照明给我们看,因此在自审和认罪的事情上,也必须弃绝自己,将我们自己放在神的手里。

  (三)当人达到这一种的祷告时,没有一个罪能逃避谴责的。每次有罪时,就要立刻被一种里面的火烧和柔和的恼闷所责备,这就是那不能隐藏罪的神审查。在祂的洁净能力之下,只有一法就是亲爱地向着你的审判官,用温柔的态度,来忍受祂所给与的痛苦和纠正,祂是你不断的审查者。现在他不再自审了;如果他的放弃(自己)是忠实的,他的经历,会叫他相信;在神的光中被审,要远胜于最准确有力的自审。

  (四)人要行这一条路的时候,就当知道认罪的法子;不然,他们容易弄错。当他们对付罪的时候,他们就感觉到爱与安静的甜美渗透了他们;却并没有像平常那样感觉忧伤痛悔。若是他们没有受教的话,他们就要想脱离这种安静和爱的感觉,来造成悔恨的感觉。因为他们听见说过:对于罪的悔恨,在真理上是应当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因此失去更大的悔恨,即藉直觉的爱所得的,远超藉自己能力所得的;而且以爱为原动力的,就一切作用比较普通所感觉的更为完全,因此当神这样的美意,在你的里面为着你工作的时候,你就不必悔恨什么了。用这样的法子恨罪,就像神的恨罪一样。

  最清洁的爱,是神在人里面最亲密的工作,为什么要急急地动作呢?应当住在神所安排的情形中。正如所罗门所说:“信靠神在神所赐的地方安静”。

  人因为很难记起他自己的过犯,就要觉得希奇!但这事应该不使他难过,因为:

  第一:忘记过犯,是证明我们已经洁净了,这是最好的进步。

  第二:当认罪成为我们的责任时,神就要使我们知道我们最大的过犯,因为神自己审查这件事,我们也会觉得审查的结果,要远胜于我们自审。

  人若自己还是活动着的,以上的教训对于他就毫无用处,唯独那些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的,我要劝他们依照这教训,不要改变一点,他们当安静,让神无限制地自由工作着。


第16章 读经与出声的祷告

返回目錄表

  当你读经的时候,你若觉得里面镇定,就可将圣经放下静静地坐着,宁可少读一点,若是被里面吸引时就可不读。当你沉在内里安静时,你就不必用高声长祷来自扰。当你正在出声祷告的时候,你若觉得有点为难,并觉得里面吸引你却静寂,你就不要勉强继续祷告下去,只要顺从你里面的吸引就是了。若是那样的祷告,是为着“顺服”就当继续祷告下去。无论如何,最好是不要让形式的祷告来压下你,或抓住你,只要完全顺从圣灵的引导;在各样的侍奉上,也都当如此,就能得着最高的造就了。


第17章 恳求(合乎神旨的)

返回目錄表

  当你觉得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活泼地将祈祷献上时,你就不要希奇!因为正当那时,圣灵要照着神的旨意替你祷告,正如经上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 8:26)

  我们必须与神同工,赞成神的一切计划,这些计划是叫我们脱离自己的运动,让神来代替你运动的。让这个成功在你里面,无论多好,都不可让你倾向任何东西;因为你若离开神为你所定规的,什么东西就都不好了!神的旨意是超越一切的;所以当脱去一切为着自己快乐的东西,来藉着信心活着;这才能叫伟大的信心有真实的工作。


第18章 缺乏或软弱

返回目錄表

  (一)假若我们游移于外面,沉迷于放荡中,或犯一罪,我们就当立刻向里面去。因为已与神离开的,就得赶快——愈快愈好——归向倾向祂。有祂的同在,就可让祂给你任何苦的感觉都可以。要对付一个罪,最紧要的,是不使你烦恼或不安;因为烦恼或不安是从“骄傲”中和“爱自己的优点”中发出来的。我们若觉得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要受伤了!如果我们灰心失望,我们就更软弱了!当我们想到自己的过犯而发生一种愤慨时,这愤慨是比那过犯更不好的。

  (二)一个真实谦卑的人,对于自己的失败和缺欠是不惊奇的。愈看见自己的败坏可怜,也愈会将自己弃绝给神,也愈进前和神亲近、亲密、合一,就更可以得着神永远的力量。我们真愿意被神引导到这地步,因为神自己说:“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当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劝戒你”(诗 32:8)。


第19章 忧闷和试探

返回目錄表

  直接地向忧闷与试探争战,只能叫它们越发加增,并叫你不亲近神。因为亲近神,当作为你最主要的一件事。最稳妥正确的办法;是简单地不理那些,只专一地亲近神。好象一个婴孩见了怪物,并不要和它争战,看也不再看它,他就会立刻依靠在母亲的胸怀一样。所以你也当照样地不理那些危险,专向着神,诗人说:“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诗 46:5)。

  不然,以我们的软弱,如果试着要攻击仇敌,那么,我们若不完全失败,也必要受伤!如果我们能将自己放在“神的同在”里,我们就要得着那帮助我们的能力,这正是大卫所得的办法:“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诗16:8,9)。出埃及记也说:“你们要安静,耶和华要为你们争战!”


第20章 己的灭绝

返回目錄表

  “恳求”和“献祭”都包含在祈祷里,正如约翰所说的“香”,它的烟升到神面前,所以启示录说,有许多香给天使,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上(参启8:3)。

  祈祷就是心在神前发泄,如同哈拿说: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撒上 1:15)。东方的博士,在伯利恒马槽中的主脚前,将乳香献上,就是表明这个。

  祈祷就是人“爱的热力”和火熔化上升到神前。因此人被熔化多少,升上的香气也就有多少,这香气是从里面的热烈爱火中出来的。雅歌一章十二节,新妇说:“王正坐席的时候,我的哪哒香膏发出香气。”席,是人的中心。当神在席上,我们就知道如何与神同居和神的同在,藉神圣的能力的感动,要将你的冷淡溶化发出香气。因此,王看见新妇的心融化时,就对她说:“那从旷野上来,形状如烟柱,以没药和乳香,并商人各种香粉熏的,是谁呢?”(歌 3:6)

  照样,人以神的爱力,来破坏灭绝这“己”,好叫你升到神前,这就是基督徒最紧要的祭。藉此我们敬重神的权威。如经上说:“主的能力是大的,谦卑人敬重他。”将里面的“己”毁灭后,我们就得着了神。因为我们若不除去已,主的灵就不能活在我们里面。因此,现在要舍去我们“己”的生命,好叫祂来。

  向己死,让祂话,并让祂得以住在我们里面。

  让我们完全顺服基督,再不为自己活着,好叫祂作我们的生命。“我们已经死了,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 3:3)。神说“凡切心寻求我的人哪!将你们交给我。”但是如何将自己交给神呢?我们要丢弃自己在祂的里面!这样,唯有“灭绝”能做得到,这也是真实敬重的祈祷啊。但愿颂赞、尊贵、荣耀、能力归给神,直到永永远远(启 5:13)。

  这是真实的祈祷,也是用心灵和诚实的敬拜(参约4:23)。用心灵(在灵里),是因为我们进入里面的灵——在里面祷告的灵——的纯洁里,我们得以脱去属魂的败坏的祷告。用诚实(在诚实里),因为我们被放在神的真实里,没一点被造的东西。

  “一切”和“没有”是两个真理,此外都是虚假的。当我们的“己”完全消灭时,才有相当的敬重给这一切的神。什么时候你的“己”消灭了,什么时候神就要充满你。

  我们只要知道这种祈祷的美好和祝福。我们就当欢喜着不断地这样祷告。这是重价的珠子,是隐藏的宝贝。找着的人,就将一切所有的卖了,来买这个(太13:44-45)。“这是活水的泉源,直涌到永生。”这是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是纯洁的传道。耶稣基督曾确实地对我们说:“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 17:21)。这有两面,都是实在的:一面:当神这样地充满我们,做我们的主时,就没有一件东西能阻挡祂的管理;这样,我们的里面就作了祂的国。另一面:当我们有了神的时候,因祂是满有无上的美好,我们也就有了祂的国。因此是满有喜乐的,并且也可得到“被造”的极点了。有话说:“服侍神就是掌权。”被造的极点,就是享受我们的神(以神为我们的享受)。在今生也是如此。但是可惜关心此事的人,是何等的少呢!


第21章 祷告的高尚结果

返回目錄表

  有些人听说“安静的祷告”以后,就会错以为魂是呆死,不动的。岂知魂的动作要比以前更高尚,更广阔,因为神自己是司动者,魂是靠神的灵而动的。

  当保罗说我们被圣灵引导时,并非说我们要停止动作,乃是说我们要藉着神的恩典而动作;这正如以西结异象所表明的:“灵往哪里去,活物就往哪里去,活物上升,轮也在活物旁边上升,因为活物的灵在轮中……因为活物的灵在轮中。”所以魂当照样服在圣灵的旨意中,当随着灵的转动而动。这样的转动永不退回,在被造者的身上,总是往前不息,直到极点。

  魂的动作是最静寂的,如果自己有动作,动作就成为勉强的了。这是能看得出也能分别的。如果靠着圣灵的能力来动作,这动作是自由的,容易的,自然的,好象魂自己没有什么动作一样,正如诗人说:“祂又领我到宽阔之处,祂救拔我,因祂喜悦我”(诗 18:19)。


  当魂倾向里面去的时候,中心的吸力,就成为最有力的,远超过魂所有其它的能力了!向中心的速度也是无可比拟的!这虽然是一种动作,但这种动作是极高尚、安静、沉默、自然的,好象没有动作一样的。

  当轮慢慢地转动时,我们能分别它的各部分,转动得快时就不能分别了。所以当魂安息在神里面时,也有一种动作是非常高尚的,同时也是完全平静的。但是愈安静就愈转动得快,因为是让给圣灵来转动指导的啊。

  这吸引的灵就是神自己,祂吸引我们是要我们随着祂。新妇是懂得这一件事的哟!她说:“愿祢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祢”(歌 1:4)。

  神的中心哪,吸引我亲近祢,在我隐秘的泉源里,使我一切的能力和官能跟着祢的吸引力。

  这吸引力是治伤的膏油,是吸引我的香气,她说:“我们跟随祢的香气。”这虽然是很大的吸引力,但魂能不勉强地自由跟随着,因它怎样是有能力的,也照样是可喜爱的,所以当它用力来吸引你时,它也照样的用甘甜来陶醉你。新妇说:“吸引我,我就追随祢!”“吸引我”,——是她看见吸引的中心了。“我就追随!”——是看见官能的能力,一直地随着吸力而去。

  
教训人完全依靠神的灵,不是使人闲懒,乃是叫人得着最高的活动;因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徒 17:28)。这样谦卑顺服神的灵,是使魂归回到最初的合一与单纯的条件,以致达到被造的目的。

  所以我们要丢弃我们自己各样的动作,再进入神的单纯和合一里,因我们是照神的形象被造的。“圣灵是一位,而且是能分给我们各样恩赐的。”祂的合一并不除去祂的复杂功用。当我们与祂的灵合一的时候,就是和祂自己合一;我们就已有了与神相同而合一的圣灵。那末,在外面就能行出神各样的旨意来。

  所以当我们被神的灵感动时,我们的动作(即感动后的情形),所有的力量和程度,就远超过那没有受感动以前,我们自己所有的了。

  我们当将自己交给神来引导,智能的动力是胜过一切动力的。继续依赖祂的动作,我们的活动,才有真实的果效。“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祂造的”(约 1:3)神起初原是照着祂的样式造我们。现在神用祂“道的灵”来造我们,好叫生气(创 2:7),就是我们被造时所吹入的气,在我们里面成为形像。这生命就是合一单纯,清洁亲密,而且常常结果子的。

  在人的里面,魔鬼已将神的形象破坏了!所以我们要恢复这道,就是我们被创造时所吹进的灵,乃是绝对需要的了。因此我们必须被动地放在神的手中,让祂来更新就好了。谁能将神的形象再造在我们里面呢?只有“父本体的真像”的那位,才能做得到。

  所以我们的活动,就该努力于得着并继续于一种情形之下,就是要很容易地得着神的印象,最顺服地让神的话作工。

  如果画板是摇动着的,画家就难画出真像来。所以我们每一个利己的动作,是会产生错误和虚假的相貌的,也是会阻碍画家的工作和祂的计划的。所以当安静着让祂来动。“在耶稣基督里有生命”(约 5:26)。祂该是每一样东西的生命。

  动作的价值,是用有效的品格来估定的,这动作是远超过一切动作的。以神的原素来司动作,这动作才是属神的。人的动作无论多好多美,就是有神的恩典同在,也不过是属人的。所有的生物只有被造的生命;唯有这道才有在祂里面的生命,并且能将这生命性情分给人。所以我们当倒空自己,让祂的生命流入。其方法就是拒绝亚当的生命,舍去自己的动作。这与保罗所说的相合:“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 5:17)。要达到这一步,就当对自己和自己的一切动作死。好让神的动作来替代。

  所以我们不是禁止动作,乃是命其动作,但须绝对依赖神的灵,好叫神的动作,替代我们的动作。这个是需要人合作的。合作的办法:就是节制阻止自己的动作,好叫神的动作渐渐得以加增高升;末了,凡是出于己的,就都被神融化了。

  在福音书里,主曾举述一例,就是马大所行的,她所行的原是不错的,但她藉着自己的灵来动作时,所以主才责备她。因为人的灵是不安静的,是好动的,所以虽然作的很忙,其实作的是最少的。主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份,是不能夺去的”(路10:41-42)。那么,马利亚所选择的,是什么呢,就是自然、平安和静默。她真的静着,基督的灵就在里面动着。她不活出自己来,基督就在她的里面作她的生命。

  这是指示我们要跟随基督,放下自己和自己的动作 ,这是何等的紧要啊!

  祂的灵若不在我们里面赐生命,我们就不能跟随基督。我们的灵应当倒空,好让主的灵进来。保罗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 6:17)。大卫说:“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我以主耶和华为我们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祢一切的作为”(诗 73:28)。

  亲近神,就是与神联合的起头。

  与神联合,是有“起头”、“继续”和“完成”的。最初是倾向神,如以前所述的,就是:“先往里面去一直达到中心吸力的范围内,渴望着与神联合。”当与神更近时,就与神更亲了,亲的程度愈过愈强,到了末了就联合为一,这就是“与主成为一灵”了,本来散漫放荡的灵,在此就归回神了。

  我们必须与神合而为一,这是神的运动,也是“基督耶稣的灵”的运动。保罗说:“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 8:9)。所以若要属基督,必须充满基督的灵。若要充满祂的灵,我们必须倒空自己的灵。使徒在此也曾证明神运动的必需说:“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 8:14)。神血统的灵,就是神运动的灵,所以祂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灵,仍旧害怕;你们所受的是儿子的灵,因此呼叫阿爸父”。

  
这灵不是别的,就是基督的灵,藉着祂,我们就有分于祂的血统,“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罗 8:16)。当人让荣耀的灵在他里面运行时,他就有血统的见证,并且感觉无上的快乐,因为不再是奴仆的灵,乃是自由的——是神儿女的自由——他的动作,也是自由的,甘甜的,同时是有力的,不错的了。“动的灵”的动作是必须的!所以保罗论到我们对于祈祷的无知就说:“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8:26-27)。如果我们不知道应该需要什么,或祈祷什么,就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就是我们要回到祂里面去的那个圣灵)能替我们祷告。我们岂不应当让祂有无限的自由动作,以致为我们有说不出来的叹息祷告吗?

  这灵即“道的灵”是能听见的。正如祂自己说:“我知道祢常听我”(约 11:42)。如果我们让这灵替我们祷告,我们也必常被神听见。使徒也说到此中的理由:“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 8:27)。这样看来,圣灵只求合乎神旨意的东西了。神的旨意,就是我当得救,当完全!所以圣灵的代祷,乃是有伟大的目的。

  为什么我们被许多的顾虑重压着,为各样的世事疲劳呢?为何不说:“让我们安息呢?”神自己对我们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难处,都卸给神。”神曾用不能形容的爱,藉着以赛亚对我们说:“人花费了他的精力金钱,却走错了路;在千万外面的事上,竟不知道得快乐最容易的秘诀。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得来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心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乐”(赛 55:2)。

  我们曾否知道这样听从神的福气呢?人藉此得着了何等的能力呢?“凡有血气的,都当在耶和华面前静默无声”(亚 2:13)。在神面前,什么都当安静!若我们专一地退避在神里面了,神藉着以赛亚又有话说:“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既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哦!有福的言语,其中满有安慰!在此,是叫我们不必惧怕,因祂顾念我们,远超过我们所能想到的。我们隐避在神里面,有神的处置和引导,还有什么惧怕的呢?


第22章 里面的动作

返回目錄表

  动作是有内外之别的,外面的动作,或好或歹,是与天然感觉有连带关系的。我所注意的,是里面的动作,就是人的能力,藉着摒弃一切,专倾向里面去。

  当我对向神的时候,如果我的动作 ,一有改变,我就会离神向物(受造之物),这“离”、“向”是按照动作的程度为转移的。当我向物时,而要转向神,我就必须有一种动作,来成功这目的。这一种动作愈完全,回转的程度也就愈易完成了。若要完成这回转的程度,常是需要多次重复的动作。这种回转是演进的,也有时是立刻的。

  我的动作当继续不断地回向神,使每一个官能、力量都专一地为着神,正如西勒的儿子说:“将你心的运动,继续地与神的圣洁联合。”又如大卫说:“我要用我的全力为祢。”这是因为诚恳地再进到我们自己里面而成功的。以赛亚说:“回到你的心去!”因为我们因罪离开了我们的心。神需要我们的心!经上记着说:“我的儿!将你的心给我,叫你的眼能察看我的道路”(箴 23:26)。

  将心给神的意思,就是将一切永远的力量,带往中心倾向神,使我们一切和祂的旨意合一。所以我们当从开始时,继续不变地倾向神。

  但是人总是因软弱不定,常倾向外物,以至于放荡。当你看见这种错误时,就当藉着“纯洁”、“归回”的动作来纠正它,叫你又得以在神的里面。这种动作和那简单不倦而有力的向神的心,是一样增长的。等到这种向内的动作成为习惯后,就变作继续不断的了。

  人若已经有了这种动作时,就不可因为要作成这种动作而烦扰自己;因为若试着要作成这种动作,就难免有困难和勉强了。

  有时甚至要发生一种离去正当的情形:虽然实在已经得着,而同时却还在那里寻求;其实这种继续向内的倾向和不断的爱,已经有了证实。而人尚在那里寻求,——用多种动作,寻求一种动作——而不专用一种动作来继续着亲近神。

  我们要注意:有时我们忽有许多明显的单纯动作,这就是证明我们的心思已经散漫了;也证明心思散漫之后重新回转进入到心里的时候,我们就当居住在安静中。这样看来,以为无所动作,乃是我们的错误,但我们所有继续的动用,须和属灵的进程相称。

  许多属灵人的最大难处,就是因为不清楚了解这件事,有时候动作是暂时的,清楚的,有的却是继续的,还有的是直接的,也有的是反对的,然而都不能造成第一种动作,也都不能造成末了的动作。

  第一种动作是为着那些散漫,这种人该有相当的努力(即与散漫的程度相等的),只要一个最单纯的动作就够了。

  继续动作的意思:就是人用直接的倾向,完全向着神,若没有什么间断,就无须更新了。人若这样地向内,就住在爱里了。“神爱我们的心,我们也知道也信。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
(约壹 4:16)。

  人这样自然地过去,并非闲散着,却仍旧是不断地有动作的,就是沉在神的里面。此时,神的吸力愈过愈大,跟着这大吸力的人,同时也努力前进,就会沉得更深,直到神的爱海里去了,这样,就会有无限的能力,远胜过第一次的回转。

  人在这样深沉有力的动作时(全将自己交给神),就会不能看见他自己的动作了。因为这时的动作,是直接的,不是反射的;因为有许多人就以为他们全然不动了。岂知这是看错了!因为他们当此,已是不能再有什么更真实的动作了。他们当说:“我们不能辨清动作,却不是没有动作啊!”

  他们并非自动,乃是被吸引而随着吸力而动。爱是这里的重量,将他们沉在神里,好似沉在深海里,并且是沉得最速最深的。

  若说我们不制造动作,是不对的!但所制造的情形是不尽相同的。错误就是在这儿发生了:那些知道要动作的,就想要有分得明,看得清的动作;岂知这是不能的!分明的动作是为着初学者。更高的动作,是为着更进步的人。如不由初学的进入更深的,即不可能了。

  所以一切的事,必须按时而行。每一步都有它的起首,进行和极点。一起首就中止的,是可惜的错误!因为就是那没有本领的也是有进步的。

  起初时,我们需要殷勤劳力,到后来就有收成。当船在港时,水手要用力将它撑到海里去,既到了就无须用力了。照样,当人被罪或世界束缚时,应当用力挣扎,使得自由,束缚的绳索也需要解开才是。

  船越往海里前进,就越与岸离开;离开岸越远,进行就越不费力了。终至于飞快地前驶,也就无须用桨,掌舵的只要把着舵,扯起帆篷来就是了。

  扯起帆蓬的意思,就是用单纯的祈祷,将我们自己放在神面前,让圣灵在我们身上作工。把舵的意思,就是约束我们的心,勿使离开正路,只顺着圣灵的引导来前进,圣灵就渐渐占有了我们的心,正如凡吹着帆篷催促船前进一般。

  只要风顺,掌舵的和水手就可休息,船自然能前进的。在这种休息的状态中,反而能叫船前进,胜过他们自己的用力。假若他们拿起桨来使用,他们就不但将自己弄成疲乏,并且反要阻止船的前进了。

  这种情形,我们应该在里面追求,使我们在最短期内进步,靠神的力量是远胜于靠自己的力量的。如果人肯照这个法子行去,就能知道这是最容易的法子了。

  如果风是逆的,我们应该抛锚使船不动。我们的锚,就是我们向神的信托和希望。要忍耐着等候,直到风潮过去,顺风又来的时候。如大卫说:“我曾耐性等候主,祂垂听我的呼求”(诗 40:1)。所以我们必须退避到神的灵里去,将自己完全交给神来引导。


第23章 给牧师和教师

返回目錄表

  如果那些作工得人的人,能即以祷告和里面的生命,作为得人的计划,就其结果:必定有顶多而且永久的得救者。反之如果只注重外面的事情:如种种规条,和种种外面的对付,却不以基督管治其心,就其获得的结果,必定是稀少而且是暂时的。

  如果执事们真能如此教训他们的教友;牧人们能如此看守羊群,且有当初基督徒的精神;农夫能如此不断地和神有交通;工匠能如此在工作疲劳时更新里面的力量,一切的恶,不久就将完全消灭了,每一个教友,也就成为真实跟随基督的了。

  哦!只要一次你的心被神得着,就纠正恶行是何等容易呢!神需要人的心,远超过需要其它一切!只要能征服心,一切可怕的恶,如醉酒、谤渎、淫荡、嫉妒、偷盗等,就自然没有了。耶稣基督就要作宇宙的平安王了;教会的面目,也就完全更新了。

  里面的敬虔若腐化,就要成为教会一切错误的来源,这是无问题的;如果要除去一切恶行,里面就先要更新。

  “错误”是会叫人的信心软弱,并阻挡祷告的。若是我们对于走错了的弟兄,不作无谓的辩论,只教他们相信(神)并祷告,我们就会甜蜜地引人到神前了。

  哦!忽略了里面的生命,是人类何等大的损失呢!到那大日,那些牧养人灵魂的人,因为不知道发现而且享用这一个隐藏的宝库,将要得着何等的报应呢!

  有人推诿说:这是危险的!简陋的人难明白属灵的事。但圣经不是这样说,箴言书十二章二十二节“行事诚实(简单)的,是主所喜悦的。”
行走在正路——耶稣基督——哪里有危险呢!弃绝自己,向着祂,眼睛专一地仰望祂,将一切信托在祂的恩典里,用全力倾向着祂纯洁的爱,那还有危险么?

  那些简陋的人,反而藉着他们的柔顺、天真、谦虚,特别能得着造就。因为他们不惯于辩论,他们就少有疑惑,更无成见。虽然他们缺乏学问,却是更能服从圣灵的教训。那些自满自足的人,反被偏见弄瞎了眼,对于神恩典的工作,就发生大阻碍了。

  圣经告诉我们说:“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 119:130)。我们知道神和愚人,是有交通的。诗篇一百十六篇六节说:“主保护愚人,我落到卑微的地步,祂救了我。”

  为着提醒属灵的父老,使他们不阻止小孩子们亲近基督,有主亲口对使徒的话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天国的,正是这样的人”(太 19:14)。这是主因为使徒拦阻小孩子亲近祂而发的话。人总是在外面用药,岂知病却是在里面啊。

  不能叫人类(尤其是下层社会的人)改良,是因为我们从外面做起的缘故。外面工作的果子是不长久的;如果里面发动了,外面就自然容易改正了。

  教导人在内心寻求神,思念神,在离开时找祂,为祂作工,为祂受苦,只专一地讨祂的喜悦,都是自然易举的事,这是引人到恩典的源头,在那里有一切成圣的供给。

  所以我求你们,哦!你们这顾念别人灵魂的人啊!要将他们安置在这条道路上,——就是耶稣基督。——不!这是主自己求你们,祂要托付给你们的,就是祂自己宝血所买的人,“祂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赛 40:2)。哦!你们这些分配神的恩典者,传祂的话者,圣事的管理者,要建立祂的国!——这里可建立的——使祂作每个人内心的王!

  因为只是这“心”能反对祂的无上权威,心服了,主的权威就得以高举了。“将荣耀归给祂的圣洁,要作你们的圣洁”(参以赛亚书8:13)。所以教他们祷告,不用理由,也不用方法,只要是“心”的祷告,不是聪明的祷告;是神的灵的祷告,不是人发明的祷告啊!那想望修饰祷告,评论祷告的,就造出最大的拦阻了。

  你若努力教训他们修饰辞句来祷告,他们就已经被引到父亲的“最好”以外了。所以小孩子们要去到父亲面前,尽管用顶自然的话,对你的父亲说出就好了。这样,人看起来是粗鲁野蛮的,然而神却不是这样看法。因为父亲喜爱听由祂儿子的爱和敬重里说出无条理的话来,远胜于形式上修饰的美妙言词。因祂知道这是由心里流露出来的。一个单纯不掩饰的爱情流露,是远胜于一切的言语和理由的。

  若是造成一种规律、方法来爱主,就已经离主太远了!哦!教训人“爱的方法”是何等无用呢!爱的言语对于爱人是自然的。对于没有爱的人,是何等的无意识呢?

  学习神的爱,最好的方法就是爱祂。那些愚蒙简陋的人,因为祂的爱是从诚恳单纯里出来的,倒成为最全备的爱了。神的灵用不着我们的安排、方法,只要祂喜欢,祂就要使牧人变成先知了。祂将门大开并不关闭,人人都可进去。智能在大路上喊叫:“谁是愚蒙人?可以转到这里来!”(箴 9:4)对无知的人说:“你们来,吃我的饼,喝我调和的酒”(箴 9:5)。我们的主岂不也说:“我感谢祢,因为祢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么?(太 11:25)


第24章 与神联合的途径

返回目錄表

  光用默想的动作,或情感的融化,或用最高度光明所包含的祈祷,想要达到与神联合的地步,都是不可能的,这有很多的理由,其最重要的如下:

  第一、按圣经“
人见神的面不能活”(出 33:20)。一切没有秩序的祈祷练习和活泼的默想,若不当作预备的,而看为被动的最高点与极点,虽然是活的练习。但总不能藉此看见神——就是和神联合。因为一切出自人的能力和努力,无论多么高尚都必死。约翰说:“天上寂静约有二刻”(启 8:1)。这里的天,表明人的根基与中心,在神未显示以前,一切需要肃静。一切的努力,就是自满存在,都必须毁坏。自满是和神相反的。人一切的恶毒都在这一点,好象这是在恶天性里似的。人清洁的程度加增时,自满也就减少了;到最末后,人本是自满的,就不再自满了。因为从清洁和天真里,人就得以和神不合之处分开了。

  第二、要联合两件相反的东西:人的不清洁和神的清洁;人的复杂和神的单纯;就必须有比人更大的力量才行。若不是全能者自己来做,就不能成功,因为两件不同的东西,总要到有些相似之后,才能合并的。纯金和金渣滓能不能相合?神做的是什么?祂差遣祂的智能来,好象火一般地到地上来,要毁灭一切不洁的东西。没有什么能力能抵挡火的能力,照样这智能要溶解并毁灭一切受造物的不洁,以致能和神联合。

  这“不洁”包含自满和自动,是和联合很相反的。

  自满和自动,一切污秽及败坏的根源,永不能与神的纯洁联合的。太阳可以照射在污秽的地方,但永不能与它联合。自动是联合的阻碍。因为神是绝对安静的,人要和祂联合,也要有安静才行,不然一静一动就难同化了。

  所以人的意志若不是镇定安静的,就永远达不到与神联合的地步。若非有初造的纯洁,并在里面的镇静,就无和神合一的可能。

  神用祂的智能洁净人,好象炼金的在炉内炼金一样。金是需要火炼的,火能将金和杂质分开,并熔化提净那些杂质,金已是完全精粹纯一的了,火就不必再烧。如果长久放在炉里,金既不能再纯,杂质也无法再减了。若是那时用以制造任何东西,就都合式了。此后如果金子染了污秽,这不过是偶然的,与从前的污秽绝对不同,从前是隐藏在里面,和杂质是连为一片的。

  那些不知道这事的人,就会轻视或弃绝纯金做成外面污了的器皿,反爱那杂金做成而外面光亭的器皿了。

  而且金匠不会将纯金和杂金混合起来,恐怕杂质败坏了纯金,必须在混合以前,先将两方都炼净才可以,所以祂要将杂金丢在炉里,一直到所有的杂质去净为止,那末就能与永不朽坏的纯金联合了。

  这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三章十三节所说的意思:“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又说:“人的工程若被烧了,他就要受亏损,自己却要得救,虽然得救,乃像从火里经过一样”(十五节)。他在此说到有一种工程,是染了杂质的污秽的,虽然神的怜悯接受了他们,但是他还得用火来炼,就是要炼净“己”的污秽。为此神说:“神从天上垂看世上……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 14:23)。因此罗马书三章二十节说:“没有一个因行律法称义,但藉着神的义,就是因信耶稣基督称义。”

  这样,我们就知道神的公义与智能,好象不灭的火,定要吞吃毁坏那些属地的,属感觉的,属魂的,以及一切书的动作,然后人才能配和神联合。这种熬炼的工作,绝对不是堕落的人所能作的,因为他总是不肯服的;而且是自以为满足,不愿拆毁的,若非神用能力权柄对付他,他总要抵挡的。

  或者有人反对说:“神永不剥夺人的自由意志,人是可以反对神的工作的。”因此说:“神的动作是绝对的,无需乎人的同意,”这话是错的。

  让我解明:如果人被动的允许了神,神并不越俎就可能运用全力来完全引导他。因为在初得救时,就已经不留余地的顺服了神一切对他的旨意;他就在此主动地允许神以后要工作或需要的了。但当神要用火试炼毁坏洁净他的时候,人因为不知道神无上的计划,就要畏避,好象金了才放入炉的时候,看起来并不发亮反而发黑,因为就以为它的纯洁已经失去了。试探就是罪恶!在这时如果要人自动地清楚允许,就很难了,就多半要退缩了,至多也不过在被动的情形中维持下去,忍受着神一切的功用而已。这功用是人所不能的,也是不可阻挡的。

  在这种情形中,人才得由一切正当清楚知觉及各样功用中得着洁净,这功用是要除去人神间一切不合的东西,以致渐渐地相似而合一的。人被动的量加增、伟大、扩充,但又是秘密隐藏的,因此就称为奥秘的。但在一切的功用里,人总得是被动的。只是在起初洁净时,自动仍是实在必须的。以后等到神的功用渐渐显出强有力时,你就要顺从灵的感动,直到全为神所吸引,但这究竟是难的。也是令人厌烦的程序。

  因此我不像别人,以为在神洁净的程序中,是无须乎动作的。反之我们确实地说,这是进到那路上的门。同时我们也不愿那些进门的停在门里,不去得到更深的,完全的。门,是帮助我们初步的,进去后就当把门推在一边。进去虽是很重要的,但在既已进去之后,反会要变成前进的拦阻物了;若是单注重门,就不免在完成路程的进行上,发生大阻挡了。因此保罗说:“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腓 3:13)。

  如果有一位旅行的人,在第一站的客店里,因为有人告诉他说:“有许多行路的人,是住在这里的了。”所以他就固定他的住处,你会不会说他是失去知觉的呢?这样的人是无头脑的吗?故此我们一切所想的,是望标竿直跑,行完路程,并该走最短最易的路;不当停在第一站,当学保罗的榜样,让恩典的灵来引导,来管理,他必定能引领人达到造物的目的,就是叫神喜乐。

  但是,当我们承认神的喜乐,是我们被造的唯一目的时,那末,若不圣洁就没有一人能得着。要得着,我们就必须经过一个严紧洁净的程序,但我们却还要逃避,好象今生要遭遇凶灾似的,这岂不希奇!其实乃是来世的荣耀和祝福啊。

  神是无上的“好”,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我们的福乐就是和神联合。圣徒得荣耀程度的多寡,是按着和神联合的深浅而定的,人也不能藉着自己的力量、动作得着联合,因为神和人的交通,是按着人被动的容量的大小而定的,除诚实和被动外,人是不能和神联合的。联合既是大福乐,其方法是诚实、被动、有善、无恶、无疑惑、无危险的。

  如果耶稣基督以此为最完全最需要的方法,难道还有什么凶恶和危险吗?不!谁都可以行此路得福,并且大家都因此蒙召,就是要叫神喜乐,这就是今生和来生的大祝福。

  我说:以神的自己为喜乐,不是神的恩赐,因为恩赐不是主要的祝福,不能使永活的灵满足,因为魂是有这样高尚伟大的,就是神最大的恩赐,也不能满足它的大量,叫它喜乐,除非得着神自己才可以。所以神唯一的希望,是要将祂的自己,照着人天赋的度量,给每一个受造的。但是可惜,人是何等的迟疑,不肯被神吸引呢!何等的畏惧与神联合呢!

  有人说,我们不当造自己的才力来达此目的,这虽不错,但是何等的托辞呢!因为我已经说过,并证明了,就是最高的造物,用最大的力量,也是不能达到的,只有神能作这个,人不过将窗子打开,给光亮的,还需要太阳自己呢。

  有人再说:人也可假装是已经得着这福乐的光景。但是人要假装得着,就好象一个饿得要死的人假装吃饱了的样子一般,那是不可能的。他的盼望、言语和叹息要将他实在饥饿的情形,显露出来的啊。

  因为没有一人能够达到此目的,除非神自己引领他,将他放在那里,我们也不是介绍人要进去,乃是指出最简短最完全的门路使人能走进去啊!

  我求你们,不要藉着外面的动作,阻碍你们的进步,也不要停住在第一站,也不要因尝到一点甜味,就满足了,因为这不过是婴孩吃的奶而已。如果只将永活的水给干渴的人们看一看,而阻挡他们就近去汲取,那是何等的残酷呢!他们的渴望不能满足,他们就要渴死!

  让我们对于这方法表示同意,好象对于这目的同意一样,因为这是确实无可争辩的。这方面有它的起首、进行和终点。我们越挨近终点,就越离开起点了,我们只有一步进一步。我们不能自始至终而离弃中段的路。如果我们确实知道终点是好的、圣洁的、必需的,而且起点也是好的,那末,就不能说中间所经过的各站有什么不好的,因为这不过是两端的过程呀!哦!你们这些瞎眼的蠢子,只因着你们的科学、智能、聪明、能力而骄傲。他们真是主宰了神所说的:“祂的奥秘向聪明通达的人,隐藏起来,而向婴孩就显露出来了。”


詩歌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

返回目錄表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 監牢牆垣無法禁閉的聖潔心靈蓋恩夫人

『我們要尋找好幾個世紀才能遇見的一個真正神聖的榜樣。』

 -約翰‧衞斯理論及蓋恩夫人(Madame Guyon, 1648-1717)

時間是在馬丁路德宗教改革一百年之後的17世紀。新教在歐洲吹起的改革旋風緩緩停滯,轉為死沉無力。如同主在啟示錄責備撒狄召會:『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3:1)

在神主宰的安排下,祂沒有繼續在新教-更正教中進行復興,祂竟在舊教-天主教中呼召一群愛主且追求內裡生命的基督徒,這對膚淺的新教是個強烈的刺激與回應,使他們在幾十年後也開始積極尋求屬靈的革新。

在教會歷史中,這群基督徒稱為內裡生命派(或奧祕派),而蓋恩夫人是其中主最顯明的榜樣。

 

和路德相比,蓋恩夫人的生活顯為平凡、簡單,不具備特殊的地位身分;但她的屬靈生命的追求、對禱告的深入見解,影響了在她之後幾乎所有教會歷史中最重要的人物:新生鐸夫(Zinzendorf)、莫拉比亞(Moravians)弟兄們、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賓路易師母(Jesse Penn-Lewis)、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宣信(Simpson),與近代的倪柝聲弟兄(註1)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註2)是一首極其優美、深具感性詩意的獨特詩歌;在詩歌中,蓋恩夫人將自己在監獄中的生活比喻為在籠中禁閉的鳥兒,心靈無拘無束,不住向祂所愛的主歡唱樂歌。

 

從這首甜美的小詩中,可以看見蓋恩夫人一生的苦難與十字架、隱密中的禱告,和她生命經歷的流露: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

盖恩夫人《簡易祈禱法》



  1. 蓋恩夫人所釋放的真理,雖然在教會歷史上並不普遍,然而對許多人卻有極深並屬靈的影響力,甚至衛斯理亦曾得她的幫助。衛斯理曾說,他恨不得每個信徒都能讀蓋恩夫人的信息;又說他欠了蓋恩夫人許多的恩惠。神在十七世紀得著一個女人,藉著這個女人(即蓋恩夫人),產生了十九世紀中的一些主流。(倪柝聲 復興報 卷四 第四篇 我們是甚麼)

  2. 在台灣福音書房出版的《詩歌》中,有蓋恩夫人的3首詩歌,都在分類「試煉中的安慰」裡:長久陷入憂患苦痛(522)、我是一隻籠中小鳥(524)、四圍牆垣堅而固(525)

一、前半生,來自家人苦難與十字架

神給我十字架,十字架也把神帶給我。-蓋恩夫人
有時,一段長久被交於死地的生活是必須的,為要煉淨我們的心,使我們脫離那隱藏的自愛。 -蓋恩夫人
1節
我是一隻籠中小鳥,遠離天空、曠闊野地;
是祂將我安置於此,我願向祂歌頌不已;
如此被囚,我甚歡欣,因這,我神,使你稱心。

從人的角度來看,蓋恩夫人的一生是部痛苦受難的悲劇,但神的角度不同…

蓋恩夫人所遭遇的,是約伯式的苦難;她生命的成熟,是一件又一件苦難剝奪的結果。然而,在約伯身上,我們看見人天然的埋怨和爭執,在蓋恩夫人身上,我們卻看見馨香的生命流露。

蓋恩夫人出生在法國蒙太吉(Montargis)的貴族家庭裡。孩提時代的她曾在修道院被神吸引,這也建立起她日後屬靈的基礎。

蓋恩夫人14歲時,全家搬到巴黎,很快的,兼具美麗容貌和智慧談吐的她,成了流行都會中眾人追逐的社交名媛。像今日所有的少女一樣,蓋恩夫人日夜沉迷於言情小說,一有時間就在鏡子前自我陶醉,和俊俏的男子墜入情網。她坦承,巴黎是她又愛又恨的地方,而餵養她虛榮心的鏡子,令她無時無刻想拿起、又想放下。她在對立價值觀的矛盾衝擊中迷惘。

然而,神沒有給他太多自我耽溺的時間。因為祂所愛的,祂必管教。

才剛過了15歲生日,蓋恩夫人就被家人所迫,嫁給了37歲,身患殘疾的富商雅各蓋恩(Monsieur Japues Guyon)。

從結婚的那一天開始,苦難,就如貪婪的火焰,一步步進逼,吞噬了她的虛榮、傲慢、自負與世俗。

她遇到的,是最典型的「惡婆婆」,輕看她、羞辱她,甚至和家裡的僕役聯手起來公然毀謗她。最使蓋恩夫人為難的,是婆婆千方百計,阻撓她與神之間的親密關係,但無數的逼迫,反而成為她和主之間建立禱告生活的開始,她說:

我裡面,神很熱切的吸引我去與他交通,但在外面,家人反對並禁止我過這樣親近神的生活。我的神哪,這一切只有使我更愛你,他們竭力要停止我與你的交通,但你卻吸引我到一種不可言喻的安靜中;他們越用力要分開你我,但你使我與你的聯合更加緊密。愛的火焰已經燒著了,所有使它消滅的能力,不過助它燒得更旺而已。

主剝奪的手沒有止住,在短短的幾年間,她身旁最親密的人一一死去:真正愛她的父親、可愛的大女兒和小兒子、啟發她的屬靈父親、與家裡唯一可以和她談話的丈夫。

但真正最慘烈、最可怕的苦難,是發生在她自己身上。主沒有奪去她的生命,卻取走了對一個22歲的女人而言,比生命更重要的事。

蓋恩夫人得了當時奪走了無數人的天花。這甚至驚動了太陽王路易14,立即派人從皇宮送珍貴藥膏給她。但狠心的婆婆不讓她擦藥,也不願請醫師,反而滿嘴諷刺說,是妳太愛禱告才被神懲罰。

對於這一切,蓋恩夫人默不作聲,她不埋怨、不抗爭,悄悄回到房間床上,用禱告挺過這段生死交關的時刻。

幾天後,蓋恩夫人挽回了生命;但原本秀麗的臉龐幾乎毀容,雙眼也差點失明。從床上爬起來時,她竟寫下一段文字,感謝神將她從虛榮中得釋放:

我的心被保守在滿足的狀態中,實非言語所能形容,神不住的提醒我,外表是我的信仰遭受試驗和跌倒的原因!從前的美貌成為我的災難,如今藉著外在的損失,得以滿足我得回內在自由的渴望,這為我的生命帶來莫大的滿足,並與神緊密聯合,世上最幸福的君王所擁有的也無法交換這一切。

二、後半生,來自宗教的苦難與十字架

神許可苦難,但絕不許可錯誤。我清楚的知道,在監獄裡忍受苦難是出於祂的旨意,對此我全然心滿意足。-蓋恩夫人 
2節
禁中我無他事可作,終日就是靜中歌唱;
我所使之稱心的神,也在傾聽我的頌揚;
祂捆綁了我的翅膀,卻愛俯首聽我歌唱。

蓋恩夫人後半生的苦難,並沒有比前半生輕鬆。

丈夫死後,蓋恩夫人終於有短暫服事主、為主作工的機會。這段時間,她在義大利、法國、瑞士講道,專心寫作禱告與信心的書籍,並積極參與社會慈善工作。

然而,她書中所教導基督徒可以直接和神禱告、來往交通的信息,踩到了羅馬天主教的底線,並被宗教法庭宣判異端。

因不願受到脅迫、放棄她從神領受的真理,從前幫助她的路易14,現在成為最苦害她的人。在收到監禁判決書後,蓋恩夫人心中反而湧出莫名的平靜,因為她知道,苦難的價值在於留在其中,看見神的旨意。

蓋恩夫人總共被路易14監禁4次,最後一次,她被關在惡名昭彰的巴士底(Bastille)監獄地牢4年,甚至後2年她完全不能和人通信、說話;陪伴她的,只有幽森的黑牢、沈重的枷鎖,與主親密的同在。苦難沒有摧毀她,反而點燃她向基督那純誠熾熱的心。如她自己所說:『自從我和主訂婚之後,我向主所要求的嫁妝,不過就是十字架、鞭打、逼迫、羞辱、卑微、無己、貧窮。』

當受盡折磨的蓋恩夫人終於從冬天冰冷潮溼、夏天悶熱如同火爐的監獄走出來時,路易14仍不准她回到故鄉,而讓她終身放逐於偏遠的布羅阿(Blois),這地也成為她終老之處。

蓋恩夫人的故事,影響了倪柝聲弟兄,倪弟兄說:

這就是認識神,認識十字架的人。我們要學習像蓋恩夫人那樣跪下來親那隻手,寶貴那隻手。這個光我們總得有,我們必須看見,凡是主所作的事,我們就接受,就相信,因為主所作的事不會錯。(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第1篇

 

我們看蓋恩夫人的苦難,會覺得太恐怖、難以想像,但蓋恩夫人自己不這麼看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她能說,這是神的雕刻、修剪,對她而言,沒有「忍受」的感覺;她「享受」主給她的苦難,因為在其中,神用無比喜樂的同在加強她。

主一刻至聖所內的同在,勝過月月年年的寂寥。神的確聽了她的禱告:『哦!我的神,增加我的愛和忍耐與我的受苦成比例!』

三、禱告-在與神的交通中達到完全

當我們有一次嚐到了神和他愛的甘甜,我們就要覺得除神自己以外,再嘗別的東西.是不可能的了。-蓋恩夫人
一旦人學會這種禱告就能活在神裏面,比生活在空氣中還要順適。-蓋恩夫人
3節
哦神,你是有耳能聽,你也有心施愛賜福;
我的音調雖然粗陋,你卻毫不鄙棄厭惡;
因你知這音調之弦,乃是甜美之愛所彈。

蓋恩夫人帶給教會一個重大屬靈改革,就是她恢復了禱告「應有」的力量,拿掉天主教在禱告這件事套上的層層枷鎖,向世人宣告禱告的實行有多麼的「簡易」!

在那個人無法自由禱告,凡是禱告均需要透過馬利亞、聖人和神父的天主教壓迫的時代,蓋恩夫人的小書《簡易祈禱法》(Experiencing the Depths of Jesus Christ)的出現是個屬靈重量級的影響。

她說,禱告不是為了滿足個人的需求、甚至也不是為了成就外在屬靈、偉大的事工;禱告,對她來說,是一種與神聯合的唯一途徑,是一種生活中時刻與神來往交通的必要實行:

現在就我而論,沒有甚麼事情比禱告更容易的了,在禱告中幾個小時如同幾分鐘一樣;除了禱告,我簡直不願去做任何事情。我的愛如此熾熱,不容許我中斷,這是一種喜樂和令人著迷的禱告,可以從中體會神是那麼偉大、那麼潔淨、毫無混雜、不受干擾,這種禱告可以將靈魂的力量捲入深刻的記憶中,這是一種光景,全然交託並在神裡面有充滿深情的安息,不需透過意志上的努力。

在「簡易祈禱法」中,蓋恩夫人所教導個禱告真的很「簡易」;她從經歷中建議聖徒需用「心」來禱告,進入一種不受時間、空間及環境限制的「不住地禱告」(帖前5:17),並運用主的話向祂禱告,其秘訣主要有2個(摘錄):

  1. 不住地禱告:用靈和誠實與神交通,不受時空智慧影響。禱告能領你進入『完全』並得著無上的益處。它能救你出罪惡,它能給你各樣的美德。...你當學習一種禱告,是可以叫你常常作而且不妨礙你日常工作的,並且無論是君王,臣宰,政,軍,學,農,工,商,女人,孩子,病人,無論什麼人都合宜的,這並不是用頭腦來禱告,乃是用『心』來禱告。
  2. 用主的話向祂禱告:由默想聖經與主交通開始。...揀選一小段緊要又能實行的聖經,先讀一讀,仔細的再去嘗它,消化它,從裡面將精華取出來。嘗得有味時就不必再往下讀了,味窮時再往下讀去,仍照以前的方法去嘗它,最多不可讀過半面,因為叫我們得益處的不是量多,乃是讀法合宜。那些讀經太快的,好像蜜蜂採花,只在花上爬過,沒有深深刺入吸收香汁,就不能得著什麼。

無疑的,對天主教而言,這是個判教的異端言論。他們盡一切力量搜查、禁止、焚燒這本小書,甚至成立了由主教、神學院院長組成的三人委員會,逐字逐句檢驗這本書在真理上的正確性,期待能找出其中與聖經相衝突的漏洞。然而經過了長時間的努力,「簡易祈禱法」毫無破綻,雄赳赳、氣昂昂的穩立在他們面前。

但真理的無誤無法讓蓋恩夫人脫罪。此書仍激起當時虛偽的政治宗教勢力全面攻擊,成為路易14將她逮捕入獄的主要證據。

這本小書幾乎改變了所有人對禱告的認識,甚至有人說:『你二十歲閱讀時,它會吸引你;三十歲閱讀時,它會激動你;四十歲閱讀時,它會折服你;在以後的年日閱讀時,它仍然會呼召你更深地進入基督裡』

四、苦難+禱告=破碎後生命的流露

我已經學會了喜愛黑暗;因為處境越黑暗,主的臉越光明 。-蓋恩夫人 
4節
這籠將我四面禁錮,我難外飛任意遨遊;
我的翅膀雖被捆住,我心我靈仍是自由;
監牢牆垣,不能阻擋心靈所有釋放、翱翔。

5節
我心超越監牢之閂,我靈騰飛何其自在!
向著心愛之主騰飛,祂的旨意我所敬拜;
在你堅定旨意之中,我靈得到自由、歡騰。

在蓋恩夫人的一生中,神一步一步帶領她離開出外為祂作見證、宣揚福音的道路,反而讓她走上一條孤獨的的荊棘路:遠離世人,直到完全發揮她生命的影響力。

受到父母的影響,蓋恩夫人的心地非常善良,從小就有一棵樂意給予的心。

結婚後,蓋恩夫人一有機會,就會到窮人家教導孩子讀書識字、幫助年輕的工匠創業、讓美麗的女孩學習生活技能,脫離賣身的命運、經常分送麵包食糧給田地欠收的農人;甚至她親身包紮傷患、親手刷地,投身社會工作。雖然受到婆婆與丈夫的逼迫,蓋恩夫人沒有停止給予,反而越給越多,常掏出口袋中的最後一分錢,有一次甚至將結婚戒指摘下來給需要的人。

然而有一段長達7年的時間,蓋恩夫人每天所熱心的慈善事業無法帶給她任何喜樂與滿足;主向她的心說話,讓她看見她身上所有的美德、善心,都是出於她的本性,而不是出自神的感動。倪柝聲弟兄說,

蓋恩夫人為著她從前所行的善事-施捨救濟人的事-懊悔,而需要主的寶血潔淨,因她在神的光中看出從前所行的善事,是出於己的善義,並非出於神的生命,所以需要血來潔淨。(12籃,赦罪與認罪

神最後讓她看見,她該將神的生命湧流出來,不僅是滿足人外在的需求。經過多年藉著禱告與主的聯合,神的話語在她身上有豐富的顯出,雖然她不愛說話,也不常說話,但只要她一開口,人都要驚訝並折服。

人從遠近各處前來聽她的說話,不論神父修女、婦人寡婦、大人孩童,蓋恩夫人的言語都能滿足他們內在的空虛與黑暗。她能連續說14個小時的話,將人帶到神的面前,真實的帶他們得救。有一次,她花了短短幾個月和一所墮落、縱慾的修道院中兩千位修道士一一談話,一一帶他們認識主的救恩而得救。

蓋恩夫人是真正能參透萬事的屬靈人,她能分辨人深處埋藏隱密的情形。她自己說:『神有一種恩賜給我,我覺得有使徒的情形,叫我能分辨那些來和我談話的人。以致我所給他們的幫助都使他們驚奇。因為他們所得的,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然而,神在蓋恩夫人身上的帶領是尋常人無法領會的。

就連在她脫離物質的施捨,給人屬靈的幫助後,神恩典的製作仍舊不停止,將她關在牆厚達12呎的巴士底監獄,使她對她的職事有更深的啟示:「主指示我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幫助我,都要發怒反對我;但在極深沈的安靜中,他又對我說:我必得著無限屬靈的後代,是藉著十字架生出來的。」

在監獄中,她完成了影響後世基督徒最深、最屬靈的自傳:《馨香的沒藥》(Sweet Smelling Myrrh),寫下了撫慰無數患難中無助人們的詩歌:「我是一隻籠中小鳥」;直到現在,所有愛主基督徒都是她「屬靈的後代」,受她的影響,經歷她所恢復的寶貴實行:禱告,並在苦難中受她生命經歷的安慰、供應

蓋恩夫人的話

  • 在人的眼中,萬物均黑暗;在神的眼中,萬物皆光明(Viewed in relation to the creature, everything is dark — viewed in relation to God, everything is light.)
  • 神雖殺我,我還要相信神,如果神打我,我還要跪下來用嘴親那打我的鞭。
  • 我寧可下地獄,也不願意犯罪。
  • 一切從環境落在我們身上的,都是神許可的。
  • 許多人非但不聽從神的指導,反要指導神;非但不跟神走,反要神跟他走。
  • 我所以沒有喜樂,是因為到外面去尋找裡面的東西。我曾千辛萬苦到處尋找喜樂,豈知喜樂就在我的心裡。我正似一個富甲天下的窮人;又正像坐在盛大的筵席上鬧著飢荒的人一樣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