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释义 盖恩夫人》


雅歌释义 盖恩夫人

属灵的书籍
原著:盖恩夫人,翻译:白受恩

雅歌释义 | 引言

雅歌释义

 

原著:盖恩夫人,翻译:白受恩

 

本文为译者投稿。

 

本文共10页,第一页为引言,第十页为注释;第二至第九页为正文第一章至第八章。

 

引言

 

在神主宰的安排里,1682至1683年间,盖恩夫人居住在汤农(法国东部萨瓦地区一座小镇,位于日内瓦湖南岸)的一座女修道院里。在各种十字架、逼迫、劳苦以及从未停止过的肉身苦楚当中,她完成了自己大部分的著作,这些作品深深地影响了历代的属灵伟人,并引导无数信徒对耶稣基督的道路有了纯洁和更深的认识。

 

除了《馨香的没药》、《由死亡得生命》、《与神联合》、《灵性的激流》、《灵命的历境与危机》、《盖恩夫人的信》之外、神也藉着她写下了对摩西五卷、士师记、雅歌、耶利米书、雅各书、约翰一书、启示录等卷圣经的注释。她对这些圣经注释的来源做了如下说明:

 

“神啊,你并不满足于让我说话,也感动我要读圣经。有时会读不下去,因为发现我里面已没有空间可以填充,反而是有丰富要满溢出来。读经时,我读一段抄一段。刚抄完,里面的亮光就马上呈现在我眼前。抄写圣经时,我根本对其含义毫无头绪;而抄完时,其含义却立刻赐给了我,并且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把它记录下来。写经文注释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要写什么,而落笔间,我才发现我所写的内容,对自己完全是陌生的,原来我里面藏着智慧和知识的宝藏,自己却不晓得已拥有这宝藏。写完之后也不记得自己写了些什么,更不明白如何用它来帮助人的灵魂。可是当我与人们交通时,主就赐我正适合他们需要的话语,我就不假思索地传达给他们。

 

主就是用这种方式让我诠释整本圣经的神圣内涵。我除了圣经之外,并无任何其它书可参考。当我写旧约圣经注释的时候,我就不自觉地使用新约经文来帮助我,这些都是在我得关于经文释义的亮光时主一并赐下的。同样,我写新约注释时,主也给我旧约的段落来解经。

 

白天整天都在和人交通,我几乎只有在晚上才能找到时间写作,所以就熬夜,每晚只睡一两个小时,而且几乎每天都间间断断在发烧,却也没想过要顾惜身体或性命。我毫无保留属于祂,祂可以照祂喜悦任意使用我作祂的工,而不受我的干扰。神时常亲自叫醒我,我本该完全顺服依赖祂一切旨意,却有时亏欠祂。祂不容许我有一点天然的行动,我若有一点点天然的掺杂,祂就管教,于是天然的行动就马上止息了。

 

我著作中所有的纰漏之处都源自对神的运行还不够熟悉。我时而不忠,圣灵感动我写作时,我却极想睡觉;里面的感动已经停止了,我却继续写,仅仅因为我当时有空闲时间,或因为人曾要求我完成这项工作。有了这些情况,就可以很容易看出,为什么我所写的注释,有的地方又美丽又属天,有的地方就又干枯又无味。不过,我原封不动地把它们留在那儿,好让它们见证出神的灵和人的灵的不同之处。不过,如果神吩咐我改正它们,我也十分乐意照着时下所得的亮光予以更正。书中好的内容都是出自神,不好的都是出自我的不忠,是我在不知不觉间把我的不洁掺杂在祂纯净神圣的教训里。开始时犯了不少这样的错误,后来终于习惯了按照神的运行方式写作,而非我的方式。

 

主赐我极度的纯洁,使我何时写、何时停,都完全听命于祂。祂屡试,我屡应。当我白天想写时,总有事情打岔,文章往往就停在句子的一半处。等到再拿起笔写时,主就给我下文来完成。我都稀奇自己为何对所写的东西如此冷淡超然。若是偶尔去回想自己写过什么,就会受惩罚,写作灵感立刻干涸,我就像个愚昧人一样呆在那里,一直到蒙了光照为止。我若对主赐的诸般恩典有一点沾沾自喜,就会受到主极为严厉的管教。

 

我写稿子很快,手几乎赶不上里面圣灵的启示,写得手臂浮肿,肌肉僵硬,晚上十分疼痛,我都不能相信自己能写这么长时间。我一夜所写的,别人五天还抄不了。白天我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有数不清的人拥挤着来见我。我在接待来人之外,还能在一天半的时间里,写了一本《雅歌注释》。

 

我所写的《士师记》注释,已失去了一大部分。为了要完成这本书,我就重写一次来补上已失去的。写好之后,那些失去的却又找到了。将前后所写的注解一一比较之下,发现它们竟完全相同。这件事就使那些有知识和学问的人惊叹不已。”

 

《雅歌释义》以手抄稿的形式广为流传开来,后于1688年在法国里昂出版。后来的版本都是根据这个版本而成。那些控告者主要就是引用了《更深经历基督》和《雅歌注释》这两本书中的话,指控盖恩夫人传讲异端邪说。为了应对这些控诉,盖恩夫人把她的著作呈递给一个由教会权威人士组成的委员会,同时为了使委员们易于检查,她用了五十天完成一本名为《称义文》的书,分为三卷,每卷约有400页。这本《称义文》引述了不少教会公认的圣徒的著述,来表明她所写的都并不偏离这些正统教训,甚至假使她在著作中使用了更强烈一些的言辞都没有偏差。她认为《称义文》很适合用来解释她的圣经注释丛书中一些晦涩和阐述不详之处。所以本书中也在一些需要解释之处用注脚形式引用了《称义文》相关内容,便于读者理解。此外,本书也用脚注形式引用了一些属灵伟人的观点,另外脚注中译者本人的观点前都写了“译注”二字。

盖恩夫人使用的圣经是拉丁文圣经的法语译本,与中文和合版圣经有一些区别,故特把两种版本列成表,便于逐句对照(见原文链接第一页)。本书正文引用的雅歌经节全部使用了拉丁文圣经法语译本的中文直译,与和合版译法不同的经节后面都标注了“另译”两字。另外,为了更贴近原著本意,译者使用的英文版本是1879年的古英语版,由James W. Metcalf, M.D. 从盖恩夫人法语原著译成,这个版本显然比精简改编后的现代版要更贴近原文。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也遵 “忠实译出原意”为首要原则,并把所有原文之外的内容都放在脚注里。

 

下面选摘盖恩夫人不同著作中的几段话,作为本书的序言:

 

“一个人越相信神的全能和大爱,他越能不凭眼见,而弃绝自己,并受神的引导;而且能更单纯地爱神,并越能蒙光照,而进入神圣言中的奥秘真理。这时,他将何等喜乐,因他发现神的话语,以最简单明了的方式说明了内在生活的一切经历----他会因遇见那位领他经过红海及旷野的引路者而喜乐,然而直到引路者带他进入应许的美地,他才能完全知道所得之福是何等丰足。那时,他必喜乐洋溢,以往所有的劬劳都如梦而逝,假如先前所受的苦大大增多,他也会觉得这些至暂至轻的苦楚,竟换来如此宝贵的境界,实在是上算。

 

然而我亲爱的朋友们哪,在大群离开埃及的百姓中,只有两个人达到应许之地,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呢?百姓的失败,是因他们失去了胆量,并且不断地懊悔他们离开了埃及地。他们若能坚持起初的胆量和信心,只需几个月就能进入应许之地,但是埋怨和丧志,使他们在旷野中耗费了四十年的光阴。

 

这事也同样发生在那些神乐意引到内在应许之地的人们身上。他们并非追想埃及的葱蒜,而是追想那些能感觉得到的属灵喜乐和甘甜,而这些已不再适合一条纯洁赤裸的信心之路;他们拒绝滋味清淡的食物吗哪,却想要油腻之物;他们背叛带领者,对神的恩慈不存感恩之心。这些惹动了神的忿怒。所以他们判定自己要绕着山长途跋涉,进一步退三步,因自己的顽梗而最终倒毙旷野。

 

我弟兄们哪!让我们刚强壮胆,让我们努力向着目标前去,切勿因路中的艰难而丧胆。因我们有一位永不会错的引路者,祂是白日的云柱,使我们免受日头炫目之光的误导;祂是照明的火柱,在信心的黑夜中不断引导我们。神圣的爱啊!我们周围越晦暗不明,你的火柱就越发照亮!我们为何不能满足于内在隐藏的吗哪呢?它能喂养里面那真实的生命,而这是感官所喜爱的油腻食物永做不到的。我们若难逃一死,不如选择让己死,而不是选择让灵命死吧。

 

如今,我们不再不按着仪文的旧样跟随主;耶稣基督已为我们指出了一条更明确可靠的道路,祂曾亲自走过这条路。我们不再为那些可称羡却难解的事物劳苦,这些事物本是那要来之美事的影儿。如今,我们有了一个永活的榜样----真理之道。耶稣基督就是道路,我们必须行在其中;祂是真理,我们从中受教;祂是生命,我们靠此而活。先祖们得到的只是小影儿,而我们在基督耶稣里得到了实际。先祖若是进入了内在生活,那么我们这些基督徒岂不更义不容辞地要进入内在生活,走里面的道路[1]吗?因为可以说,我们竟被允许有份于主耶稣的身体和血!

 

********

 

而丈夫与妻子肉身的结合,二人成为一体不过是雅歌所说的神人联合的小影,正如保罗所说,神和人成为一灵。许多人都很想知道神圣婚姻到底何时才发生,这不难确认。当信徒把自己完全交给神,神也把自己完全给了信徒,定意要与她联合时,神和人有了魂之机关的联合,这时神和人达成了婚约,是订婚的阶段;可是,要达到完婚----神圣联合,还要跋涉多么远的路途,经受多少磨难啊!当信徒的魂生命死去,毫无知觉地躺在新郎的怀抱时,两者就结婚了,因为这时新郎看到信徒已经预备好了,就接她进入联合。然而,直等到信徒被融化、灭绝,脱离己到一个地步,以至于毫无保留地流进神里面时,才实现和神的完婚。于是,这个受造物和造物主之间完成了令人称羡的融合,两者合而为一,虽然两者大小极其不相称,好似一滴水和海洋那样。

 

真正的完婚使信徒与神如此亲密地联合在一起,她再也不能区分或看见她自己。正是这种融合使到达这个崇高地步的受造物的行动改变了:信徒被融化合并到神里面,与神联合之后,神就成了信徒言行的源头,这是完全神圣的源头,神藉着信徒说话并行动,信徒成为神的彰显……新妇如同一面忠实的镜子,返照出神的美丽……她美丽如月亮,因为她所有的美丽都是从太阳而得。她皎洁如日头,因为她与基督联合,有份于祂的荣耀,和祂一同藏在神里面。而对于魔鬼、罪、世界和自爱,她又是威武可畏的,就像列队摆阵,准备作战的军队一样。

 

每个时代,神都特别拣选一些人,藉着完全丧失魂生命,得以和神完婚。正如这里的新妇,她像鸽子一样单纯,而且是独一的,因为罕有人像她;也因为她在神里面死而复活,与她生命的源头完全联合为一。她是完全人,拥有了神的完全。由于她脱离了己,摆脱了自己刚硬、狭隘和有限的天性,所以从她彻底脱离自己的那时刻起,她进入了神的纯洁。除去了所有利己和居功之心后,她的里面就成为完全。

 

来世,我们将得享“完全”。当然,来世的完全与今世所能领受的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我们要明白,新妇虽然已经与神联合,却仍是在这神圣生命中逐步提高,日臻完美的,直到她到达永恒的居所。她在神里面不知不觉地高升,如旭日东升,直至正午----天国的荣耀。而这永恒的一天在今生就有了起头……正因为如此,请不要丢掉今世属灵生活的实质,免得我们今生的经历颇有缺憾,令人惋惜。即使在今生,我们能达到完全----与基督联合而进入神的安息----也是神的爱和祂的全能所取得的最伟大成就。正如十架约翰所写的,神对我们的重生和救赎之工远比创造之工浩大。

 

神永远都是外面运作的同时,里面有恒久不变的安息。新妇现在也是如此,她里面总是有完全的安息,同时外面又非常活跃……神已经在新妇的灵和感官之间立了一道门,使新妇再也不受来自感官的那些琐碎无聊、粗鲁无礼的侵扰……她能极好地运用魂的各个机关,精力充沛,没有混乱。比如,现在她的记忆力能照着圣灵,只想起当前情形所需要的应时信息,恰到好处,而没有混乱无序的想像。魂的各个机关都被赋予了加倍的生产力,能完成自己以前不可能完成的工作,而且做得更好

 

由于新妇已经藉着单纯的心,而失去了所有来自人的判断力,所以神就愿意把祂自己的判断力赐给新妇……新郎的一切财富也都归双方共同拥有……新妇经历的另一件事就是,新郎在那里教导她,把关于祂奥秘事的知识赐给她,这些知识是单单给祂最爱的新妇知道的,并把她有必要明白的每个真理都亲自指教她,神是在不可言喻的静谧中生动流畅地传递这些知识。“道”不住地对新妇说话,祂这种教导的方式足以令世上最开明的教师羞愧。

 

新妇结果子的能力被扩展到一个地步,好比一个石榴的乐园,她硕果累累,满园都是石榴和各样佳美的果子。与万物的源头联合,使她能以使万物得益,神的灵会藉着她在不同场合启示祂自己,没有人能想象一个完全死己后的人,被神用来帮助人时,会结出怎样佳美的果子。”

 

☆•:*´¨`*:•.☆•:*´¨`*:•.☆•:*´¨`*:•.☆•:*´¨`*:•.☆•:*´¨`*:•.☆•:*´¨`*:•.☆•:*´¨`*:•.☆•:*´¨`*:•.☆•:*´¨`*:•.